阳雀花开/魈 鸣

2013-04-1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乡村人家,屋前屋後总是会有那麽几棵高大的果树。即便是“割尾巴”的那些年月,宁肯挨批,也都没舍得来将它锯倒。一棵果树生长不容易哩!大家都盼望,果子成熟了,好让那些正在长身体、又无暇顾及营养的孩子们来解解馋。都是乡里乡亲的,谁家没有个孩子呀?

    因而,每当春暖花开,孩子们玩到了一堆,一眼望见那些盛开了的杏花、桃花、李花、梨花等,就便叽里呱啦地,顿时生出许多让人直淌口水的向往。

    家里果树多的孩子总是显得很是骄傲、很是优越。一个说“我家的杏树开花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家就有杏子吃了!”另一个马上就说∶“我家不仅有杏子,还有桃子、李子呢!”下一个接便说∶“你们家里有的果树,我家里都有!”而那时,我家刚新搬来不久,园田里什麽果树都没有。就是後来栽种了,也还没到开花结果的时候,实在是没有什麽可供人解馋的东西值得拿出来一说。於是,当大夥後来一个劲地缠问我家有些什麽的时候,嘴唇蠕动了半天,竟不知该说什麽好,最後憋出了一句∶“我家有‘阳雀子花’!”

    对!我家有“阳雀子花”!阳雀花也是可以吃的呀!而且,那花在那一方也就我一家独有。小夥伴一听,一下就哑言了。他们中,许多还从来就没吃过“阳雀子花”呢!

    我家的阳雀花树有两棵,长在园田边的间隙。说是两棵,其实也就是两丛野生的灌木。大拇指粗细,高不过一米。也并非是大人们如种植果树般在田头的特意栽种。只是每年的秋天,母亲在收割清理田边的时候,将那些新生多馀的嫩枝割了去,独留下两根粗壮结实的老枝任其生长,後来,就逐渐长得有了一些树的模样。

    阳雀花树,叶片细小如豆,枝干坚硬扎实,并伴生出一种如山楂树常有的小硬刺,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个树类中的“小矮人”,怎麽长也长不大。因而,每年阳雀花开,采摘起来,哪怕有些扎手,却无需爬高,往树边一站,垂手就可开摘,实在是方便得很、随意得很。

    阳雀花树是树小、叶小、花也小。不加修饰,就俨然已是一棵摆放在山野的树桩盆景,树形很是好看。花虽小,却是一色纯正的黄。艳艳的夹杂一丝淡淡的红晕,开起来,沿枝条一串一串的,总是很抢人的眼。

    不知是因为每年的春天,阳雀委婉地一开叫,那花就黄艳艳地开了;还是因为那花一开,绿头黄身,形如一苹苹展翅欲飞的阳雀鸟,而最後得了这麽一个清新可人的名儿。其实,山里的阳雀花并不普遍,可大夥见了却都知道它叫“阳雀子花”。一种可以用来做菜吃的“阳雀子花”!一种吃起来色、香、味,样样俱全的“阳雀子花”!

    ――阳雀花因为有点怪,见过就总是有些让人忘不了!自然,在吃过之後就更是让人无法来忘怀了!

    据说,阳雀花也是可以生吃的,只是我从未尝试过。听人说,花开正好的时候,如同摘水果一般从阳雀花树上,随手摘下一把带露的阳雀花往嘴里一抹,嫩嫩的,清香就直钻人的鼻孔。张嘴嚼起来脆生生的,随後就会生出一丝淡淡的清甜。吃过之後再一张嘴,便是满口的馀香。

    然而,更多的时候,人们还是将那阳雀花摘了,拿回家里去做菜。家里每次摘回了阳雀花,没客的时候,母亲就会从柜里摸出两个鸡蛋,然後用猪油烧上一大锅鲜汤,将阳雀花用开水一焯倒入锅中,然後打上两鸡蛋,最後做成一钵鲜嫩清甜的阳雀花蛋汤。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