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党针对’国防用地‘居心险恶/□骆 晋

2013-04-16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公民党无视二十年前早已订下的中英《军事用地协议》,以各种政治手段攻击特区政府与解放军,甚至用上“解放军强占香港资源”、“政府欺骗市民”的极端误导性言论,全然否定军事码头的存在事实。公民党为何选择谘询期截止前夕发难?为何向解放军“开刀”?背後原因只有一个∶为“占中”消除障碍,进而否定象徵主权的国家军队在香港的存在。

    这是一个缺乏“常识”的时代,对於香港的反对派来说,更是连最基本的历史与事实都可以无视。昨日,在中环海滨地区用地修订谘询期截止前夕,公民党两名要员黎广德、陈家洛又一次上演“贼喊捉贼”的把戏,无视二十年前早已订下的中英《军事用地协议》,以各种政治手段攻击特区政府与解放军,甚至用上“解放军强占香港资源”、“政府欺骗市民”的极端误导性言论,全然否定军事码头的存在事实。公民党为何选择谘询期截止前夕发难?为何向解放军“开刀”?背後原因只有一个∶为“占中”消除障碍,进而否定象徵主权的国家军队在香港的存在。

    如果公民党再早一些采取行动,或许还不致被人抓住把柄。与去年的国民教育、新界东北发展情况一样,公民党非常懂得选择政治运动的时机,整个谘询期间按兵不动不吭一声,到了谘询即将结束突然杀一个回马枪,抛出极具误导性的理论,煽动市民去形成反政府力量,并从中骗取政治支持。回顾过去七年的历史,公民党这一招用得实在太多太密太频繁。

    突然发难 手段如一

    在此次中环海滨用地修订一事上,同样是谘询截止前一天突然发难。先是由公民党创党成员、公共专业联盟黎广德打头阵,在报章撰文杜撰一个惊天大消息∶“政府突然修改用地,香港人的海滨长廊被侵占”;其後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家洛迅速举行记者会,联同早已联系好的一些所谓环保团体,分别以“环保”、“港人利益”为由,批评质疑当局。最後再上演一场“全民运动”,鼓动市民以一人一信形式去取消军事码头。

    为获得更佳的政治冲击力,公民党不可谓不用心矣。身为政治学副教授的陈家洛声称,“维港海滨应该是属於香港市民的公共空间,解放军是在强占香港市民的珍贵资源”;黎广德更出位,抛出一个所谓的当局“三违反”理论∶违反“还港於民”的承诺;违反终审法院批准填海的原意;违反海港规划原则。不得不承认,公民党的政治说辞很容易打动香港市民。有哪个香港人会反对拥有更佳的海港风景?有哪个香港市民会支持继续在维港填海?有哪个香港市民会接受被政府欺骗?但事实不容被歪曲,公民党此举是彻头彻尾的政治谎言。

    第一、军事码头是法定用地,是回归前英国向中国政府的承诺。一九九四年六月,中英两国政府签订《军事用地协议》,英方按规定将移交十四幅军事用地予回归後的解放军。当中清楚订明∶在中区湾仔填海计划内的最终永久岸线靠近中环军营处预留一百五十米岸线,以供一九九七年後兴建军用码头之用。这是白纸黑字写下的法律文件,岂容抹杀?公民党过去动不动就拿出《中英联合声明》来攻击中央政府,此次为何对同样的外交文件避而不谈?

    百般攻击 抹黑驻军

    早在添马舰未进行填海时,该处曾是英军的一个永久海军基地;回归後政府填海,整个中环码头一带便已不再有永久性军事码头,此番是特区政府履行承诺、还原一个本来一早就应该有的海军设施,完全符合法律要求,何来“霸占”之说?更何况,当年在协商过程中,驻港解放军已充分照顾了特区政府的要求,作了众多实际的让步。

    第二,国防驻军是主权的体现,不容否定。根据《驻军法》第一条规定,驻军的职责是维护国家主权、领土的完整,以及保障香港的安全;第十二条更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特区政府)和香港驻军须共同保护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内的军事设施。香港驻军会同特区政府划定军事禁区,而军事禁区的位置和范围则由特区政府宣布。显而易见,保障军事用地,是香港特区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香港回归之前,英军的军事用地根据《军事设施禁区令》和《受保护地方令》受到保护。海军港池的海上限制区域根据《船舶及港口管制规例》条例受到保护。射击练习区则根据《防卫(射击练习区)条例》设立和受到规管。回归前的公民党一众大状们为何对英国人的军事设施不发苹字,回归後竟然指责解放军“侵占”港人资源,道理何在?

    “占中”计划 扫除障碍

    第三,当局已多次申明军事码头用途。按公民党的说法,政府是“欺骗”市民,是“突然”修改条例,但事实是,从回归至今的十六年来,各个政策局已多次申明当局的立场。房屋规划及地政局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公布的〈引用终审法院订立的“凌驾性公众需要”测试准则检讨中区填海第三期工程〉指出,“码头必须建於中环军营前面。除了150米长的码头之外,还需要在码头两端预留两条各75米长而直的进出口航道,以便必要的军舰在靠泊时可以安全操作。当码头不是作军事用途时,可让市民进入其范围。”其後二零零七年,在回应民主党李永达质询时,当时的孙明扬已再一次作了声明,而当时在立法会的公民党一众成员,何以没有提出质疑?

    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绝非可有可无,他体现的是国家主权的象徵,更有保障香港的安全的责任。尽管香港实施“一国两制”,不用缴交数额庞大的军事费用,但香港本身的宪制责任,岂容推卸与回避。

    公民党藉海滨用地修订谘询一事大作文章,背後显然有深层的政治考虑,尤其是在“占领中环”越演越烈之际,为求杜绝解放军可能在“占中”演变成动乱时介入的可能性,抢先一步消除威胁,於是通过抹黑驻港部队的公众良好形象,进而驱离解放军在中环码头的存在,并以此来达到长远否定解放军、否定国防责任、强化香港独立政治实体的地位。公民党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