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铭翻来覆去为那般/□宋小庄

2013-04-16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李柱铭提出了五个获得最多提名票的人,可以参选行政长官的方案,短命得只有三十个小时就“闪电式”宣布收回了。图为李柱铭出席人权颁奖礼/本报记者麦润田摄

    

    □李柱铭是反对派的“大佬”,但他提出的方案与“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不同看法,竟然要认错,要道歉,要自嘲,给他下了三道金牌的人目的就是要用“军令”整合反对派,谁敢提出不同的意见,谁就要倒楣,谁就要名誉扫地。照此看来,他们的醉翁之意不但在於所谓“筛选”,而且还在於否定中央的任命权,在於否定香港基本法明文规定的涉及中央和香港特区关系的一系列制度性安排。

    4月10日香港《明报》刊载李柱铭访问记。李柱铭表示接受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提名委员会沿用现在一千二百人的选举委员会、接受提名委员会的“机构提名”,但条件是北京要让取得最高票的五个人“入围”成为候选人。

    然而,随後的三天,李柱铭却不断更正自己的说法。4月11日,他宣布收回原来提出的方案,说是不想在泛民主派中引起争拗。4月12日,他表示因为心灵疲惫,才说糊涂话。4月13日,他更澄清说,原来他提出的并不是政改方案,而是对香港普选选情的分析,云云。

    自打嘴巴三次才收手

    据李柱铭自己说,他提出方案之前,事先与若干泛民主派的朋友商量、讨论过,应该还是“小集体”创作,觉得有“数”,才提出来。李 铭是香港民主党的创党成员,又是创党主席,又在资深大律师名册上名列榜首,他的名字在香港可以说是无人不晓。鼓吹“占领中环”的戴耀廷只不过是他的学生辈,“真普选联”的牵头人郑宇硕只是小巫见大巫,也不能与他相提并论。到底谁能使满腹密圈、名满香江的李柱铭回心转意、刊登“更正启事”呢?

    李柱铭既然是香港名人,政界“巨星”,他应当知道“君无戏言”的道理。一个小学校长,在小学生面前纠正在周会上的讲话,将成为学校老师茶馀饭後的谈资,成为小学生嘲笑的对象,何况是对香港数百万人的建议。到底是谁能连续向李大状连续下三道金牌,叫他连续三天调整说法,下了一道改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如此这般自打嘴巴三次才收手呢?

    很没有面子的李大状接二连三更正也就罢了,还要自嘲是心灵疲惫,自讽是“老猫烧需”,在香港法律界和政坛打滚数十年的李大状,什麽时候做了累得说不清楚话的“老猫”了,是谁敢在这苹“老猫”头上“烧需”呢?

    自讽是“老猫烧需”

    想到这里,笔者不免为李大状感到可怜,为他叫屈,是谁对李大状如此无理。即使在法庭上,他的大状对手也只能称他为“我有学识的朋友”(My learned friend),绝不敢自认“主人”,把李大状当作“老猫”、“花猫”看待。

    想到这里,笔者又开始为香港担忧了。香港是自由港,不但船来船去、货来货去很自由,而且说来说去、站来站去也很自由,可以说几乎是世界言论自由的“天堂”。如果翻开报纸的评论版,对一件社会事务的论述,可以找到十几个意见,甚至在一份报纸里,也可以找到不同的看法。李大状是泛民主派的“大佬”,但他提出与“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不同看法,竟然要认错,要道歉,要自嘲,要自贬,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

    在笔者看来,给李大状下了三道金牌的人,与“占领中环”、“真普选联”的幕後推手,好像就是一回事。其目的似乎就是要用“军令”整合泛民主派,谁敢提出不同的意见,谁就要倒楣,谁就要名誉扫地。而鼓吹“占领中环”者也好,所谓“真普选联”也罢,他们并非要提出被大家接受的所谓“普选”方案,以便在不同的方案作出取舍,寻求共识,而是要像《尚书.胤征》所说∶“火炎昆同,玉石俱焚。”要通过不断捣乱,打击“一国两制”、打击香港基本法,重现2003年7月的景观,尤有过之。

    其实,李大状的方案是为泛民主派好。根据本届选举委员会的组成,泛民主派的选委在一千二百人中约占二百三十至二百五十人左右,按李大状的五名候选人推算,泛民主派的代表完全可能成为五名候选人之一。

    在该选举委员会中,建制派的选委约占九百五十至九百七十之间,按照李大状的方案,最多只能提出四名候选人。如与一名泛民主派的候选人对决,必然败选。即使两大阵营各有一名候选人对决,根据2012年立法会分区直选和功能(区议会第2)界别选举的选民数据来看,“六四”之比的政治生态并没有改变,泛民主派的候选人也有胜算。

    照此看来,“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醉翁之意似乎不但在於所谓“筛选”(如李的方案成功,就筛选不到了),而且还在於否定中央的任命权,在於否定香港基本法明文规定的涉及中央和香港特区关系的一系列制度性安排。

    应一分为二看李案

    对李大状的方案,应当一分为二地看。他赞成以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作为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提名委员会,是符合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他赞成“机构”提名的方式,也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第45条第2类的规定的;他提出的五名候选人方案,也并不是不可以讨论的。

    但是,李大状还是延袭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中在普选前的提名方法,还没有认识到香港基本法第45条第2类“按民主程序提名”之要旨。

    笔者认为,“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运作似乎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正面运作的方式,另一种是反面运作的方式。如按李大状的若干名选委的提名方式,还需要经过提名委员会的整体的否定性表决,像香港某些专业性团体一样,没有达到过半数反对的参选人,才有资格被提名为候选人。

    《老子28章》云∶“知其雄,守其雌,为来下溪。”在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问题上,情况也是如此。在特区开展谘询之前,香港还是回到乔晓阳“两个共识”的道路上为宜。如果连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都不认,却要认对抗中央政府的人,政改谘询就可能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作者为法学博士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