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由来/王 殊

2013-04-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年纪大一些的人都还记得,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苏思想意识论战时期,在报刊上经常看到批评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说他的共产主义的标准是,大家都能吃到土豆烧牛肉。“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一词是怎麽来的,土豆烧牛肉是哪一国的菜,原文叫什麽?可能不是很多人都清楚的了。

    还是在一九五八年三、四月份,我当时是新华社驻巴基斯坦的记者,从卡拉奇回北京参加新华社西亚北非分社会议。当时新华社派驻国外的记者很少,主要是在苏联东欧和东南亚,西亚以及北非一些国家。一天傍晚,我们吃过晚饭後等在会场上去看电影,参考消息编辑部的两个编辑来找我们,说他们刚收到赫鲁晓夫访问匈牙利的几条消息,赫鲁晓夫在一次群众集会上的讲话中说,到了共产主义,你们都可以吃“古拉希”了。“古拉希”是匈牙利有名的饭菜,如何译成中文可把他们难住了。如果直译为“古拉希(GULASCH)”,中国人不知道是什麽东西,在译音後面加上括弧注译,又嫌文字太长。究竟如何译法才好,我们多数驻在东南亚、西亚、北非的记者都不知道“古拉希”,只有个别的人到过苏联东欧的记者吃过这道菜,知道这个词,说不过是土豆烧牛肉罢了。《参考消息》每天出版很紧张,後来几个编辑商量决定译为“土豆烧牛肉”。现在看来,这种译法不太确切,没有表达这道菜在匈牙利饭菜中的代表性和广泛性,因而後来引起不少的误解。如果当时直译为“古拉希”,再加上括弧注译,可能会好一些。

    赫鲁晓夫在访问布达佩斯时在群众大会上说的这句话,是取悦匈牙利人的玩笑之词,并不是说共产主义的标准,就是大家都能吃上“古拉希”。当时,正值中苏论战十分激烈,一些秀才们看到“参考消息”上登载的“土豆烧牛肉”,就用来写文章嘲笑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因而广为中国读者所熟知。多年中,我同许多中国读者一样,一直不清楚“土豆烧牛肉”是怎麽一回事,直到我後来调到欧洲的联邦德国担任记者,在两国建交後又担任使馆的参赞、大使,才一再尝到了“古拉希”即土豆烧牛肉的味道。在欧洲,除了广为世界熟知的法国菜之外,匈牙利饭菜是很有名的。在欧洲国家特别是在临近匈牙利的国家里,都有匈牙利饭店,因而“古拉希”不胫而走,成了匈牙利饭菜的代名词。

    欧洲人大都知道“古拉希”,而且都吃过。在联邦德国的大城市里,有一家或几家匈牙利饭店,其中有的就叫“古拉希”饭店,而且德国饭店也供应这个饭菜。“古拉希”是把上等牛肉和土豆装在陶器罐子里。加上红辣椒和其他的调料,在火上炖得烂烂的,汁水也浓浓的,浇在大盆的米饭上拌一下很好吃。“古拉希”除了牛肉之外,还可以用猪肉、鸡肉和羊肉,但牛肉占多数。在联邦德国高速公路两边休息点的快餐店里,都有“古拉希”的供应。後来,我像很多德国人一样,每次出差走高速公路时,常在休息点的快餐店里吃“古拉希”。好处是上饭菜快,饭菜一起吃,也很好吃,吃完付了单开车就走,不耽误时间。

    後来,我到了奥地利担任大使,吃“古拉希”的机会就更多了。奥地利和匈牙利在一战之前同属奥匈帝国,匈牙利饭菜的影响是很大的。在维也纳和其他城市里都有匈牙利饭店,其中总有一家称为“古拉希”饭店,而且维也纳和边境城市的居民常常邀请朋友到匈牙利境内去吃“古拉希”。所以,我在维也纳工作时常应邀到匈牙利饭店去吃“古拉希”,味道当然比高速公路的快餐店里要鲜美得多。我有时也应奥地利和匈牙利朋友的邀请到布达佩斯或其他匈牙利城市去吃饭,时常还应邀到厨房去看大师傅一面唱如何做“古拉希”的小曲一面做这道佳肴。“古拉希”是一道匈牙利家喻户晓的名菜,同我们的烧鸭一样。有时我在匈牙利朋友家里也吃到“古拉希”,他们还开玩笑地说∶“这就是你们过去批评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

    我每次吃到“古拉希”时,常常不免想到过去“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的故事。我感到翻译特别是时间紧迫的翻译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也是一件要十分谨慎的事。遇到一个陌生的词或字句,首先要了解当地的人们是怎样理解和使用的,其次是要找一些合适的中文字翻译出来使中国人容易明白,不致引起误解。在紧迫译完之後,对一些怀疑之处,仍应进行研究和交换意见,如果发现有不妥之处,要尽快予以更改。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