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义厅‘与’忠义堂‘/段怀清

2013-04-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小时候读《水浒》,有一处一直颇为费解,那就是为什麽宋江上了梁山之後,要将原本好好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据说这聚义厅是作为梁山好汉们聚会、议事、欢庆、出征、颁令的所在,後来为了适应梁山不断扩大蒸蒸日上的事业规模而屡加改建,直至後来被宋江更名为忠义堂。宋江此举,难道只是为了显示与晁盖对梁山未来或好汉们的理想事业的不同理解?总之,原来读《水浒》,一是不大喜欢宋江,甚至也不大理解为什麽会有那麽多的梁山英雄会慕宋江之名而归顺梁山。在一个奸人当道、英雄落难的无治时代,宋江式的及时雨,每每确能给那些落难英雄以救济。从来英雄素有知恩图报的古训,宋江在江湖上享有如此地位,在《水浒》所虚构的江湖世界中符合江湖逻辑,但在读者心目中,却总有绕不过去的情感上的门槛,尤其是眼睁睁地看那麽多的梁山好汉,为了宋江一人“替天行道”的人生理想或政治抱负而葬送了性命。

    幼时读《水浒》,总觉得《水浒》前半部好读,後半部不好读。前半部好就好在英雄好汉们大多各展其能,後半部则显得沉闷──英雄好汉们服务於一个人的理想或抱负,或者服务於一个统一的理想或抱负。不仅个人性被压抑了,英雄好汉们极为难得的个人正义感与个性正义感亦被压抑了。在一个所谓的政治纪律与团队理想的规制之下,梁山逐渐丧失了它的生命活力。

    梁山究竟是一个落难者的松散团体还是一个具有明确目标的政治集团?究竟是一个以江湖道义为基础同时亦为旨归的团体,还是一个最终以回归正统体制内部为其政治目标的政治集团?这是晁盖与宋江之间的路线之争,也是梁山式的民间聚义与起兵之後不得不面对的路线之争。从这里看,晁盖之後,梁山所发生的变化,不仅仅是将“聚义厅”更名为“忠义堂”,竖起了“替天行道”的义旗这些表面上的变化,更关键的是,梁山这个武装集团的政治理想与政治目标亦发生了根本上的改变。原本崇尚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那种自我放纵与自我解放式的英雄好汉式的雄放豪迈,现在开始以服从一种政治纪律为最高目标。於是,李逵式的英雄不见了,武松式的英雄不见了,鲁智深式的英雄也不见了┅┅梁山只剩下了一个空洞的政治口号和一个宋江的名号而已。

    有人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使人们都知道投降派。其实不完全如此,诚如斯言,宋江的路线,就是为梁山设计了一条投降路向,中性一点说,就是让落难的梁山英雄们如何重新回归正常社会与正常生活的路线,回归正统体制的路线。但问题是,尽管梁山好汉落难的原因各种各样,有所谓“逼上梁山”之说作为其基础,但确实也有部分英雄原本就不在所谓正统体制之内,他们原本就是在江湖民间行走者。对於这一部分人而言,宋江为梁山所设计的所谓回归路线,与他们原本就不认同的正统与主流其实并不一致。同样地,即便是像林冲这样原本在体制内的英雄,也是为体制所不容,并被奸人诬陷排挤而不得不走上梁山的。宋江的回归路线,是否符合他们的心愿,也实在是值得推敲的。

    或许与这些不无关系,一部《水浒》,在上梁山之前好玩,在上梁山之後就不好玩;梁山英雄在打上梁山印记之前好玩,在打上了梁山印记之後就不好玩了──林冲的故事,其实在激杀王伦之後就已经结束了。高俅被捉又被放,林冲抑郁而终,不过是林冲故事的一个不得不交代的狗尾而已。而无论是鲁智深擒获方腊还是武松单臂杀方腊,都无法进一步彰显两人作为英雄好汉的英勇与豪迈,他们的故事,其实在上了梁山之後也已经结束了。而所有这一切,其实在“聚义厅”改为“忠义堂”之时就已经被决定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