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象徵与体验元素/刘达楹

2013-04-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

    生命在时间的长河匆匆而过,一去不回头。面对生,老,病,死,人类只有无奈面对,毫无应对的办法。

    生离死别,尤其是後者,是人生之大悲痛。曾几何时,在古时中国人面对逝去之亲人,往往嚎哭大叫,呼天抢地。如今,却多沉默垂首,默默接受上天的安排。然而,内心的悲痛,丝毫不减。

    火葬场是告别亲人遗体的地方,是伤心之地,是大悲痛的地方。在展开钻石山火葬场设计时,建筑师认识到,在这个场合要营造一个安宁祥和的环境,来安抚人的悲伤心情。以园林作主题,利用草木、流水、天然石块等组成火葬场是初步的构思。

    随设计的开展,建筑师逐渐认识到一个理想的火葬场环境,除了可接触的元素外,还是需要形而上的东西,才能照顾到在世者的心灵。这种形而上的东西,便是表现在建筑的文化上和灵性上的内涵。往往这些元素,无论表现在空间的调度,光线的处理,或者在材料的运用,颜色的配合,都能在人的观感和心底的潜意识,造成一定的影响。

    诚然,一个十字架,一个佛像,这些宗教上的符号,对信众是有一定的疗效。然而作为一个公共设施,服务社会上不同背景的群体,明显的宗教色彩并不适合。灵性的元素是要用另一种方式来表现的。

    面对死亡,人类不甘无奈,便向宗教和哲学寻找安慰。对死亡的看法,各种宗教哲学都有差不多相同的看法─死亡不是终结,而是另一个新的开始。佛教说轮回,基督教倡永生,道教也有轮回的说法,而道士修炼的成果,便是得道成仙。孔子虽曰∶“未知生,焉知死”,然而被认为是中国文化基础的易经,对生与死看法也和其他宗教文化大致一样。古人认为一件事物,一个生命的完结,并不是最後的局面;因为“既济”之後有“未济”,意味一个阶段的完结,也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

    这些文化宗教上的理念,如何形象化地体现在香港钻石山火葬场的设计上呢?

    火葬场入口大门的两根石柱,除了刻上一对旧对联,以文字安抚在世者的心灵外,左右边的柱头刻了抽象化的“坎”和“离”。坎上离下是“既济”,离上坎下是“未济”。这些符号对孝子贤孙来说,初看无意义,细看有意思,若再深思或会悟出道理来。

    在建筑期间,开方挖土时,发现几块形状奇特的石块,觉得颇有意思,弃了可惜,就保存下来,看看以後可以放在那里。後来地下层圆形园庭完成後,发觉把石头放在中央代表地方的方形草坪上,就最合适了。这几块石头,作为土中填塞物的生命完了,但作为园中的观赏装置便是它们新的生命。

    孝子贤孙下了车,从圆形园庭往上望,便是圆圆的天。孝子贤孙捧先人的遗照,绕回象徵“地”的方形草坪,沿弧形的梯级,登上二层平台,象徵陪先人走最後一程登天之路。平台上是另一番气象。

    平台上是个园林,草木郁郁,流水汩汩。四个礼堂在四角,四平八稳的空间布局,予人平和之象。孝子贤孙低头看到莲花池的流水,循回不息。他们也许会悟到,逝去的亲人,他们的生命不是终了,而是有一个新的开始。

    礼堂是清水混凝土建造,其色低调,与天然麻石的地台,青砖饰面的围墙,木造的围栏,池水,水中的睡莲、芦苇,墙上的爬墙虎,道旁的树木,相互配合,给整个环境带来了宁静与和谐。进入礼堂,先人的灵柩已从背後的车道送至祭坛上,阳光从屋顶的天窗洒下,既庄严又祥和。仪式完成後,孝子贤孙从侧门离开。这样便避免与别的孝子贤孙碰头,减去尴尬。礼堂後是个鲜花盛开的小庭院,带点儿香甜味,让孝子贤孙从悲伤的心情一点一点的回复平静,彷佛重拾人间趣味。

    沿两旁种罗汉松的过道,再取道弧形楼梯而下,回到了人间,告别亲人的仪式也就结束了。

    天圆地方是中国人的宇宙观。钻石山火葬场让孝子贤孙从地走到天,又从天回到地。经历了从生到死,从死到再生。

    孝子贤孙出了火葬场,对先人作最後一次回头。大门的两根门柱,“既济”和“未济”的卦象,彷佛对他们作出再一次提示∶生命完了,生命未完。孝子贤孙的心情也释然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