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政治掩盖专业

2013-04-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通识科试题一出,媒体焦点集中在两条政治性的题目上∶卷一第2题,问及“拉布”;卷二第2题,触及六四事件。传媒和不少受访老师对如此命题,可谓既赞又弹。赞,则赞赏考评局不避政治,敢於用敏感的议题来出题。弹,则担心这类题目层次较高,学生未必有足够的知识拿捏作答。

    这种又赞又弹的态度,本身就是矛盾的。通识教育科作为基础教育的必修必考学科,首先考虑的应该是教育专业角度,而非政治。一门学科到底应该教什麽、考什麽,首先考虑的应该是课程内容是否与学生的身心发展相适应,既不应滞後而浪费时间,也不应超前而揠苗助长。即使这门学科的课程包含了政治性的内容,也应该从教育专业的角度来衡量这些政治性内容是否合宜,而非用政治审查式的态度来拷问有没有考这、有没有考那。

    政治内容是否合宜

    读者可能质疑,笔者所说的“滞後”和“超前”,说是这样说,但如何具体区分?就用本次考试这两条题目为例∶“拉布”一题,涉及立法会议事和表决程序,是非常技术性的知识。问题是,第一,通识教育科的课程指引有明确提及要教授这些知识吗?没有。

    第二,可用的教学时间足够吗?通识科有六个单元,平均每个单元只有一个学期的教学时间。而香港单元包括生活素质、政治参与和身份认同三部分,细分下来,每个部分只有一个月左右时间教学。

    如果连“拉布”这样技术细节的知识都要教授的话,那麽要教的范围未免太大了。“占领中环”涉及简易程序检控等刑事法律,是不是都要教?立法行政关系长期不和,是否又要将政府提出法案、立法会一读二读三读和委员会审拟的行政立法程序也教授一次?香港单元如此,那麽中国单元呢?是不是要将人大立法程序、党和政府分工等程序性知识也教授一次?那麽全球化单元呢?联合国的决策机制是不是要教?WTO、世卫等决策机制要不要教?如果所有技术性细节的知识都要教的话,可以说无穷无尽!别说课时不足,就算课时足够,让十八九岁的学生学习这麽多技术性资料,有多大的教育价值和意义?

    “六四”一题,如果从应试技巧来说,其实这一题并不难作答。因为考生不用深入了解题目资料所提及的“六四”等事件,一样可以有效作答。不少传媒和一些关心政治多於关心教育的教师对这题充满赞赏,认为考评局不避敏感。我对这一题也充满赞赏,但背後理由完全有别於传媒和其他老师。敏感与否,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教育的标准。如果考评局因为某议题敏感而不敢命题,固然是政治凌驾於教育。同样道理,如果考评局用出“六四”题目来自示清白和不避政治敏感,其实这种心态一样是政治凌驾於教育,一样是被政治骑劫,变成如伊索寓言的“父子骑驴”那般进退两难。

    考核目的符合目标

    我之所以赞许考评局出的这条题目,是因为出题者的考核目的非常清晰和符合课程目标∶题目是问包括纪念六四在内的各种香港人参与的关心国家的事件,反映影响香港人国民身份认同的因素是什麽。题目是要求考生能够指出和说明“什麽因素”影响港人“国民身份认同”,是一种因素分析。题目不是问考生应该如何看待六四事件。传媒有意无意间,把出题者的重点误作後者了。

    注意!笔者并不是说“六四”事件不能用作命题,我要强调的是,如果用作命题,请提供明确的指引(例如明确指明要求掌握,而非要教师参透要教不要教的天书式的“指引”)、足够的课时,以及充分的教学材料,而非听任主流传媒主导的所谓新闻报道。

    将军澳香岛中学副校长 邓飞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