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时代的歌声/陈 安

2013-04-1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生活在海外,与国内的事情总有时间和空间上的隔阂,常常跟不上趟。据说,去年夏季浙江卫视主办的《中国好声音》节目有轰动效应,而我直至最近才通过电脑视频看了这个节目。整套节目,从“盲选”到决赛,从“巅峰时刻”到各地巡演,我几乎都看了,并且深受感动,与好声音歌手们、与他们的导师和亲人们一起掉泪。

      我真想不到,我们中国有那么多年轻的出色歌手。他们大多是八十后、九十后的男女青年,大多有宽阔的音域,有响亮的高音,有歌唱的技巧,尤其可贵的是,他们都在用心灵歌唱,用歌喉抒情,唱出欢乐和悲伤,动人心弦,也催人泪下。

      我为他们感到庆幸,这些怀茩绛砦皕Q、具有歌唱天赋的孩子们,终于能走上一个公正的平台,让他们舒畅唿吸,放声歌唱,亮出好声音,亮出天籁之音。假如没有这个平台,他们的好声音或许就永远不会响遍全国,更不会传到我所在的纽约,而只会被局限在小地方、小范围,在偏僻的乡村,年轻的农民歌手甚至只能独自唱给自己一个人听。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来自北国、南疆,来自北京、上海,来自克拉玛依、赤峰,不分民族、性别,不管相貌,不管个子高矮,不论是光头男孩还是无髮丫头,不论是台南盲女还是赤脚姑娘,不论是“北漂”还是“南飞”,也不论是艺校学生还是货车司机,只要他们有好声音,唱得好听,唱得动情,他们就会被鼓掌,被喝彩,背朝他们聆听的“盲选”导师们,会争荂B“掐荂v,把他们“抢到”自己手里,骄傲地把他们选为自己的学生。

      我觉得,这些年轻歌手一个个确实都是音乐领域里的“千里马”,可平时在各地哪儿有那么多“伯乐”呢?他们能在哪儿遇见真正爱才、求才、识才、荐才的导师呢?在一个越来越看重金钱物质的社会里,如果没有一个开放、公正、合理竞争的平台,许多“千里马”就没有机会腾跃飞奔,许多出色的歌手就没有机会施展歌喉,为众多的人带来美好的艺术享受。歷史上被湮灭的才华、被埋没的人才难道还少吗?

      好得很,浙江卫视为青年歌手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好得很,《中国好声音》四位导师,刘欢、那英、庾澄庆和杨坤,以他们求才的飢渴、谦逊的胸怀、真诚的热情体现了伯乐精神,也许会为更多的艺术家做出榜样。

      不过,说实话,我这个老年音乐爱好者平时不大听流行歌曲,即使长年生活在美国,也不大听摇滚和爵士,而更爱听用美声唱的艺术歌曲和用民谣嗓子唱的民歌。但是,这一次,年轻的歌手们用好声音、用高难度的技巧、更用内心充沛的感情感染了我、感动了我,甚至“征服”了我,使我觉得好的流行歌曲、摇滚和爵士都值得听、应该听。他们的歌,有的我已听了好几遍,以后还会再听。我只是希望,他们今后选歌时能扩大题材、加多内容,而不要局限于爱情歌曲,局限于“小情歌”或“大情歌”,局限于为爱情“痴狂”或被爱情“征服”。除了爱情,我们还有亲情、乡情和友情,还有理想、志向和责任,还有对大自然的爱。

      在这次好声音们演唱的歌曲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是梁博和黄勇演唱的《北京北京》,其原创和原唱是中国新摇滚乐代表人物汪峰。

      “北京”这个题目并不好写。你可以唱北京的四合院、大碗茶,也可以唱京剧脸谱,而在人们一般印象中,北京,作为一国之都,更应是颂歌的题材,要庄严地为之歌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也确实有一首《北京颂歌》流传很广,田光谱写的旋律非常美,很壮丽,我至今难忘,仍然喜欢哼唱。但若从歷史背景上来分析,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十分空洞、虚浮。那是十年浩劫时期,北京到处是批判声浪,人心惶惶,社会秩序混乱,经济濒于崩溃,市场极度匮乏,人们怨声载道,但《北京颂歌》所唱的是“跳动的红心”、“巨人的步伐”、“传遍村镇城乡”的“捷报”和“喜讯”,另外,也显然要唱出对领袖人物的崇拜。因为曲调好听,此歌现在仍有歌唱家上台演唱,不过对歌词已作适当修改。

      从中年音乐人汪峰那里,从梁博和黄勇这两个年轻歌手那里,我听到了与《北京颂歌》时代不同的歌声,听到了他们对北京新的认识和新的感情。

      《北京北京》是一首具有人文精神、真实反映现实生活的歌曲。在北京这个今天已有近两千万人口的大都会里,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其中不少人从别处“漂”来,怀蚢皕Q,追求幸福,遇见过好人,得到过帮助,可体验更多的可能是挫折、辛酸、苦恼、彷徨,所以这首歌这样唱道:“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寻找荌l逐茤a奄一息的碎梦。”

      然而,今天“漂”在北京、做荂u碎梦”的人仍然爱茈_京。为什么?因为“在这里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在这里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尽管生活得并不如意,并不幸福,却还是愿意“在这里活荂A也在这里死去”,所以,他既在这里寻找、失去,在这里迷惘、哭泣,也在这里祈祷、欢笑,如果有一天他将离开这个世界,他唱道:“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这是对北京的多么深切的感情!这种感情要比“跳动的红心”朴实得多,真挚得多。当梁博和黄勇在曲尾面对面深情地唱出“北京,北京……”的时候,我落泪了,像不少听众一样哭了,心里多么希望那些在北京并不如愿、却仍深爱荍畯怑熙ㄙ漱H,有一个快乐的明天,一个幸福的未来!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歌曲,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歌声,《中国好声音》给我的感受是,老一辈人也可以领会、喜爱新一辈人的歌,可以被他们的歌声感动,可以和他们的心连在一起。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