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安天涯/流 沙

2013-04-1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衡量一个地方是否富裕,现在有各种各样的量化指标,即便是一个小村子,村干部也能脱口而出他们的人均年收入是多少。古时不可能有这样的统计,但也无妨,单看一个地方的建筑物就可以了。

      中国人有钱之后,喜欢造房子。安徽农村遍布的徽式民居、江浙零星分布的明清建筑、山西的大宅院……它们的背后无一不是一个个的创富故事。一个地方这样的房子越多,就说明当时越富。如果一个地方不仅出现了大房子,还有园林,那么就说明富裕程度非常高,或是一个区域的经济贸易中心,扬州园林、苏州园林,就是一例。

      有钱的中国人喜欢造房子、建园林;有钱的西方人则喜欢建城堡。在欧洲,如果一个地方遍布城堡,那么这个地方当年肯定辉煌过。小国卢森堡就是一例。

      在卢森堡二千五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触目可及的就是城堡,或大或小,一幢幢、一群群,掩映在树林中,倚靠在小山后……这并非是我亲眼所见,当一位从欧洲旅行回来的朋友,告诉我他在卢森堡的所见所闻,让我似乎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

      卢森堡大抵就是一个童话。不仅仅是它国土上遍布的城堡,还有它让人惊讶的经济富裕程度,那里有优美的环境,街头到处是最新款的奢华轿车。

      朋友是跟随一个经济参访团到欧洲的,他们下榻在卢森堡一个小镇上。当晚他们准备到餐馆喝点酒,消解一下旅途的劳累。在一家不起眼的餐馆里,他们震惊地发现,这里的最低消费每人一百欧元起步,相当于人民币八百多元。他们再找其他餐馆,大都是这样的价位。

      这样的晚餐他们是吃不起的,最后找了一家快食店解决了晚餐,但每人还是支付了相当于三百元人民币的代价。

      上初中的时候,地理教科书告诉我,卢森堡是一个工业国家,那里生产优质的钢材。但朋友却告诉我,卢森堡早已不是工业国家,而是类似于香港、苏黎世、法兰克福这样的金融中心。那里寸土寸金,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满大街都是。我上网查询了卢森堡去年的GDP,惊讶地发现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人均GDP超过十万美元的国家。这样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家,那一顿千元人民币的晚餐,的确不算太奢侈。朋友从卢森堡返国后,没有向我兜售欧洲的风情,而不停地说卢森堡。他说那里的一个普通司机,每月可以赚到相当于人民币五六万元,一个便利店的售货员月收入也相当于人民币两万元。如果按中国的收入水平,许多卢森堡人的月收入,是与国内中小型企业的CEO相当的。

      朋友感嘆自己为何不降生在卢森堡?即便成为一个普通人,也不会为生计而发愁。

      但人一出生既平等,又不平等。平等的是每个人都有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以及基本的人权;不平等的是享受的东西各不相同、生活质量高低不匀……造成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原因,既有所处的社会环境原因,也有个人奋斗的原因。但无论从何种角度出发,一个只有五十二万人口的卢森堡,与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相比,其竞争压力不可同日而语,于是就会衍生各种各样的嗟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