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当年/段怀清

2013-04-1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三十多年前,在家里翻检出来的杂誌上,读到过一篇《祸水东引话当年》的文章,内容大体亦还记得,说的是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方面的话题。事隔久远,文章中的具体观点已经模煳,但“话当年”的那种声调与气势,依然还在耳边眼前。

      “话当年”是一个有意思的开口说话的立场与方式,它不一定都是用话旧的方式来絮叨些陈年旧事,多数情况之下,大概还是有感而发、借古喻今吧。

      最近读一本民初出版的小说《商界现形记》,薄薄的一本,不过百十页,但其中所列举晚清以来直到民国初期沪上商界种种黑幕,却是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其中所列举钱债倒帐一类的坑蒙拐骗,让人对当下不时耳闻的所谓庞氏骗局或民间“借贷”中的种种黑幕,有了可资比附的想像。一般人遇到时下这种钱债倒帐之类的新闻,无奈之馀,每好以所谓“人心不古”一类的感慨打发了事。其实,如果要说“人心不古”,其实或者人心早已不古,再或者,人心又何时“古”过?

      话说当年(一九一一年前后)沪上各种商界讼词之中,钱债倒帐类是“愈弄愈多,数目愚弄愈大,人心愈弄愈险,花样愈弄愈奇。”具体而言,“前儿商场行号哄骗亏倒的是,很难得听闻的事。记得十多二十年前只怕还不到哩,有个方人也倒了上万银子的款,市面上大为震动。到后来这个方人也在街坊上行走不得,假如被别人瞧见了,别人一定要指指点点诟骂万端……可想当初不过倒了人家这点点的银?,已经骇人听闻,受人家如此的糟蹋。不意到了近年,风气为之一变,倒把这倒帐两字要算商业中的蟊贼、商界上的蠹虫,倒令人欣羡,是位大有能力伟人。某人倒的人家银?数目越多,面子越大,身价越尊,位置越高。倒他八十一百万不算体面事情,须得倒他五百六百万、三百几十万、二百数十万,才可市面上谈谈。”

      这种情形,倒确实让人不禁想起新中国建国之初因为经济上腐败而被处以极刑的两位高官──与当下有些官位几乎上不了什么^面的小吏相比,那两位早已命丧黄泉的高官,都曾为新政权的成立流过血洒过汗,但他们还是因为一念之间不能自持的贪慾而自绝于政权。比较而言,当下一些官员贪腐数量之大、贪腐手段之肆无忌惮,让人震惊之馀,几乎已经到了毛骨悚然的地步。真或许与《商界现形记》中所言,民众的“震惊”或者“毛骨悚然”,在那些贪腐者中间,不过是些毛毛雨而已的小意思。如果条件许可─譬如尚未被发现或被处罚的话,他们还将更为放肆地攫取掠夺!

      有意思的是,《商界现形记》中所列举各种钱债倒帐,尚有最后之底线,即所谓有两种银钱倒帐不得,据说“倒了这两种银钱就不得安逸”。哪两种银钱呢?首先是外国人的银钱,“至要至紧是外国人的钱一个鹅眼儿也倒他不得。”为什么呢?“若是倒了他时恐防吃外国官司,坐外国监牢,一辈子没有出头日子哩!”此之谓惧外。

     另外一种银?,则是官款。“假如各衙署公局处所的公款存放出来生息的,断乎动不得。现今新定章程,倒欠官银五十万?以上者,马上要拿下脑袋来。”此之谓怕官。

     在惧外怕官之外,当年沪上各种拆白党人是无所畏惧的了。而在冒了如此风险方到手的钱财面前,国人的消费方式,亦颇有中国特色,“倒一票大大的银?,拿来买上几多红姑娘做小老婆,买上几百亩闹热去处的田地;造上一座大花园,百十座楼台亭院、三十六宫、七十二院;丫头养女成群结队;朝朝寒食、夜夜元宵,图个下半世快乐。”有什么样的财富人生理想,就有什么样的财富谋取方式或攫取行为。这两者之间的因果,说不清亦道不明。

      与上述种种相比,官款的底线似乎早已经突破,出了事大不了往外国一跑了事。剩下的,就只有惧外一途了。事实上。有些人继承所谓坑蒙拐骗之传统,要比在人之初性本善的告诫之中自我守持来得更加自然,这难道也是国民性之一部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