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胸襟/慕 秋

2013-04-1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读中学的时候,全班五十多人,我与一位女同学同进同出最合得来。“文革”伊始,她在国务院任职的父亲便被打倒了,六名子女分散东西,境遇凄惨。

      她跟我去了山西插队。村代表去北京拜访知青家长时,我父亲带他们去“牛棚”,她父亲被剃了光头,见人只是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我首批被抽调进城工作,分别前一晚,两人相对哭泣良久,我因不能再陪伴她而感到心痛。

      她父亲在“文革”后期被“解放”,她入读清华,毕业后留在北京某部委工作,继而结婚生子,步入人生正常轨道。我们一直保持茪芺芊A直到我愈走愈远而少了联繫。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可以是这样单纯的,无论亲疏远近,退一万步说,只要不互相攻击就好。看到本港人群正为政见之争趋于分化,难以想像香港社会将出现怎样的恶劣情景。

      “诗姑”因在特首选举话题中使用了“愚蠢”一词,遭“第一才子”撰文鞭挞,从仿英女王的银髮,到时时蚨X袍而“母仪天下”的讥讽,连她已故的名人长辈也被拉出来议论一番。政见不同很平常,无需人身攻击,学贯中西才高八斗的他,这胸襟怎么啦?

      也许是本人幼稚,黑格尔说“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哈哈镜前的扭曲人身(包括灵魂)才是现实社会人的合理存在吧?“同学处心”的美好情谊不提也罢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