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茯G事老去的特区通行证/本报记者 黎冬梅

2013-04-19 04:25:04  来源:大公报

    

      图:二线关日均通行车辆超过逾百万辆次,交通堵塞严重/本报记者黎冬梅摄

    

      一道90多公里长的铁丝网,把深圳一分为二,铁丝网里面被称为早年特区,铁丝网外面曾被称为关外,如今铁丝网里外都被称为特区。时过境迁,当年叱靋毓釭漱G线铁丝网已锈迹斑斑,几乎让人忘记了它的存在。在风雨的侵蚀中,带茧L数的故事独自老去。但对很多深圳人来说,却是一段沉淀的歷史。

      凭证准入难蒙混过关

      过了深圳大望桥有条望桐路,蜿蜒茬q往梧桐山。道路两边,大树互相缠绕,遮挡了天空。从高处往下看,一排整齐的铁丝网,这里目前更多的是或骑车或步行的“驴友”。

      “爸爸,这些铁丝网是干什么用的?”来自四川的小男孩丁丁不解地问爸爸。“这是以前的二线关,为防止外来人口大量涌入深圳建的。以前进到铁丝网里面需要证件的。”爸爸王胜耐心地向儿子介绍说。

      王胜心生感慨,“那时候,每天进出的人很多,铁丝网上的每一寸都承载茪@个小小的梦想。”他犹记得当年他与女朋友共用一张边防证“混入”深圳,开始了艰辛的打拼岁月。

      过关需要有证件,关于特区通行证(边防证),早年到深圳的人们第一记忆都与之有关。

      1985年来深的潮人联盟理事长畲锐鑫感嘆道:“上世纪80年代,即使在北京,办理一个进入深圳的边防证,都要经过单位政审、派出所核查、公安局办证三个程序,如果没有单位就更难了,需要街道居委会审查,申请手续非常复杂。如果是在偏僻的乡村,办理一张进入深圳的边防通行证,更是难上加难。”

      小商贩与关员捉迷藏

      1991年来深的张军当年因为没有任何背景,在湖北农村没有审查通过。“手续申请比现在去香港还复杂。”他说。

      曾参与筹建“二线关”的海关工作人员回忆,由于当时深圳经济特区实行了一系列税收减免政策,“二线关”设立后,深圳的货物运出关口时要缴纳税费。由于价格差异,深圳周边地区的“自行车队”就经常出现在关口工作人员的视线里。这些“队员”基本上是一些小商贩,他们的自行车后架上总搭茪@些日用品运到深圳周边地区贩卖。每每遇到海关工作人员检查,这些小商贩就骑茼萓璅恣u捉迷藏”。

      深圳媒体人刘芳说,她1996年上大学时,到深圳看望男朋友,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差一个特区通行证,抱蚢悌葀z,她坐上了火车,因为据说火车上有时查证有时不查,结果火车过广州不久还查证,她在东莞一个不知名的小站被迫下车。无奈之下,她赶紧求助一名同学的男友,通过种种关系终于给搞到一张通行证进了关。这段经歷在同学们中流传,大家对从未到过的深圳产生了一种心理上的“阴影”──特区不好进。

      刘芳大学毕业后在深圳一家报社当上了记者。她说,2003年春天,进特区查通行证不那么严了,她一位同学在广州专门报了一个深圳日游的旅行团,跟荇C大巴顺利进了深圳。

      那之后不过两个月,深圳、珠海的一、二线边防管理便推出重大改革措施,简化办理特区通行证手续、部分民众免办、24小时通行、取消车辆查验证及费用……之后一直到2008年间,“过关查证”便成了可有可无的一件事了。只有依然存在的“二线关”,时时提醒茪H们,它曾经的存在。

      老去的“二线关”终于有可能要拆除了,在深圳市民的心中,有敞亮的感觉,更有复杂的情感。

    (本报深圳十八日电)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