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普选”是假 “特首梦”方真/杨 声

2013-04-2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香港反对派时下鼓噪得最热乎的话题,就是普选。其背后的真正意图,就是主导制订所谓“真普选”的游戏规则,为夺取特首宝座鸣锣开道。

      有鑑于此,香港社会各界应拨开迷雾,明辨是非,对2017年特首普选有更深刻的认识。我们首先应该相信,中央政府对香港普选的承诺是真诚的,态度是积极的,丝毫没有迴避或拖延的意思。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一百五十多年,从来没有实施过普选,连想法都没有。港督由英女王任命,立法机关没有民选议员。

      中央真诚期望落实普选

      在香港回归祖国之前,香港人对普选提出的强烈诉求,至少有六次之多,全部被港英政府断然否决或束之高阁。英国是世界最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亦被誉为“议会之母”,其议会创建于13世纪,迄今有700多年的歷史,对社会的民主唿声,应该比谁都清楚。不在香港搞民主,显然是害怕反对派势力崛起,并与伦敦唱反调。香港第一次有民主成份的选举,反而是中国政府积极参与的《中英联合声明》签订之后。从1985开始,到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也不过三十多馀年。与实行普选三百多年的英国和二百多年的美国相比,香港的民主进步,可以说非常迅速,且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稳健。

      同时,我们还必须看到,香港是中央下辖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而不是一个国家或独立的政治实体。香港选举是地方性的选举,其民主改革应该纳入国家利益和“一国两制”的大框架来考量,而不能全盘照搬主权国家的选举标准,不可与中央政府相提并论。时下有一些反对派,把所谓的“真普选”孤立和抽离出来看待,这是对基本法的误读和对发展形势的误判。基本法规定的香港政治体制是用以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手段而非目标。换句话说,香港的民主进程,包括特首和立法会普选,必须做到不损害国家利益,不影响中央与香港特区的良好关系。按照这个逻辑,防止不认同中央“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政客和政治势力取得香港的管治权,是必须坚守的底线。这就是反对派眼看“特首梦碎”而叫嚣的原因。

      从无唯一国际普选标准

      香港一众反对派人士,不断强调“香港的选举制度必须符合国际社会对普及和平等的选举的要求”,引经据典,搬出联合国国际公约。其实,1994年联合国出版的《人权与选举》在第一章就开宗明义指出,“联合国有关选举的人权标准,本质上是广义的,因此可以通过多种不同的政治制度得以实现。联合国的选举援助,并不主张强加任何特定的政治模式。相反,联合国认为没有任何一种政治制度或选举办法能够普遍适用于所有国家和人民”。

      由此可见,普选并没有统一标准,就算是西方国家也没有一个统一模式。联合国《人权与选举》手册还申明,“就每个司法管辖区而言,最佳的选举方案还终究取决于当地的特殊需要、人民的理想和歷史现实,并应当在国际标准框架内制定实施”。所以说,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国情和研判是正常的,普选标准存在差异也是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举一个最直接的例子,英国早在1976年就成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国,但一直没有把适用于香港的内容在本地立法执行,一直拖到1991年六月《人权法案条例》通过之后,公约才正式适用于本港。

      在很多有识之士看来,国家发展的根本不在于是否实行普选制,更重要的是现行的政治体制和传统的社会文化体系,能否推动国家的长治久安。处理政治问题,应该理性务实而不是搞对抗。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佔领中环”方案,就是与这一民主原则背道而驰的“事先张扬的事件”。香港是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信奉法治,公平竞争,追求自由、平等和理性的价值观,是香港主流人群的精神气质,这也是香港歷经逆境而能够奋发向上的基础。而类似“佔中”可能导致的社会动乱,是对法治和秩序的蔑视和破坏,是理性和思辨的缺失,是民粹主义的氾滥。(本文摘自4月18日刊出的《中国日报》)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