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四大名园/少 尘

2013-04-2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岭南四大名园之一:佛山梁园(资料图片)

    

      仲春时节,多云天气,我一口气游览了岭南四大名园。

      值此之时,西北蒙沙,东北飘雪,北京城雾霾锁住了红墙。北人南游,算是选了个最好的时候:再早些,馆舍寒凉;再晚些,梅雨纷纷。

      过南岭已是通途,唐朝宰相、广东人张九龄在大庾岭开凿的梅关古驿道早已废弃。但南岭在气候上仍然是南北的自然分界线:岭北冬季寒冷,常见霜雪,岭南四季温润,降水丰富;岭北是长江水系,大江大湖;岭南是珠江水系,河涌密布。

      南岭又是中原儒家文化和岭南远儒文化的隔离带。遥想秦汉,始皇帝、汉刘邦鞭长难及,赵佗在番禺几次称帝称王,臣民只有当地的“蛮夷”,唐宋以后,多了中原流民、贬官,中原文化渐渐南传,特别是科举制度,终于把岭南纳入了儒家的文化版图。到了近代,得海洋之便,岭南吹拂欧风美雨,才渐渐成为领风气之先的开放地带。

      岭南四大名园,就这样留下了鲜明的地理、习俗、人文和时光的印[。

      我下榻之处,离番禺馀荫山房最近,游览就从这里开始,只见游园简介摺页上噼首写到:馀荫山房与佛山梁园、东莞可园、顺德清晖园合称岭南四大名园。原来,岭南四大名园都在广州周围的市镇,亦由广东人排名。

      待到寻见名园,未入其门,即生感伤。馀荫山房门前有一条小河,河水污黑发臭,人们都皱茯傱Y跨过小桥。其他三座园林的周围环境,也不敢恭维:梁园大门是一座高高的、孤零零的红色石牌楼,被挤在两旁更高的、破旧的火柴盒居民楼中间,可怜巴巴,茕茕孑立;可园门前就是大马路、立交桥,车辆唿啸而过,一片尘嚣;清晖园门外亦是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声浪飞过园墙。

      名园有病,都是时代病,这是它们逃不过的宿命。梁园始建于嘉庆,建成于道光,约在一七九六至一八五○年间,梁家两代人用了四十馀年工夫,到民国时已破败;清晖园最早是明末状元黄士俊府邸,入清后家道中落,庭院荒芜,干隆年间进士龙应时购得再行营建,定型约在一八○○年左右,抗战时期龙家逃亡海外,园林大部毁弃;可园由张敬修始建于一八五○年,至一八五八年建成;馀荫山房由邬彬从一八六六年至一八七一年营建,花白银三万两。四大名园,大抵诞生于十九世纪上半期,可以推定那是一个岭南民间经济的繁荣期。抗战时破坏最严重,“文革”中则沦为工厂、学校、仓库、宿舍,也是共同的厄运。如今四大名园成为香饽饽,管理、整修、扩建,园内花木扶疏,且都已设置了售票口,我入可园八元;入梁园十元(逢周六免票);入清晖园十五元,外地人七十岁以上半价;入馀荫山房十八元,六十岁以上不问来路一律半价。

      岭南名园湖水常绿,最是牵人魂魄。北方园林如故宫御园、北海、颐和园、避暑山庄等,学江南园林,凿有湖池,但冬季一到,水面大的成为熘冰场,小的落满尘土、枯叶,荷池也只有干枯的断茎残留冰面。这里却不同,四季绿水清澈,岸边花树、屋宇、山石、小桥倒影绰绰,游鱼可数,让人流连忘返。馀荫山房是水居中央,屋宇四围;其他几家半是湖水,半是居屋,梁园还闢有自然净化池作为实验,水色如黛,水草摇曳,清澈见底。岭南河涌密布,园林或引流,或凿泉,或注水,水上建船厅,俗称小姐楼,家家如此,自成特色,北方难以模仿。

      佳木b茏,杂花生树,十分养眼。岭南四大名园共有一百三十三种植物,七成以上是棕榈科常绿树种。其中乔木最多的前五种是垂叶榕、芒果、小叶榕、洋蒲桃、石栗,其次还多柳树、龙眼等等;灌木最多的前五种是四季桂、海桐、九里香、希茉莉、勒杜鹃,自然多为热带、亚热带植物。园中专门供人观花的植物就有四十二种,观果的十七种,观叶的七种,其中清晖园有二百一十多年树龄的龙眼树,馀荫山房有一百三十多年的苹婆树,梁园有百年以上的吕宋芒果树。春夏观花,夏秋观果,冬季常绿,四季丹桂飘香,游人如醉,真让北方佬嘆为观止。

      想那北方,春秋秦汉,园林多为狩猎场,古朴苍凉;苏浙一带私家园林,冬春霜雪相侵,花木凋敝;岭南四季如春,名园植物众多,除了观赏,还被赋予象徵意义,寄託茈蟑极亏U的延续。四园都有桂花树,寓折桂之意,盼五子登科;都有木棉,崇拜英雄;大榕树下,更建榕堂;紫荆花形,寓结同心;枇杷取其富贵,柳是留客,紫藤吉祥,小叶榕更是岭南人的风水树,种竹则属文人雅好,馀荫山房有夹墙翠竹,梁园有个轩竹屋,清晖园有竹苑,真是说不尽的花树故事。有郭春华、刘小冬、余盘满三君,对四园的植物做了详尽的调查,写出了专门的学术论文,可供研究者参考。

      四园大抵建于清,盛于清,留于今,邬彬、梁蔼如、张敬修、龙应时四位开创者的人生之路,如出一辙:读书、做官、归隐、建园,其核心价值在于财富与文化传统的交融,具体形式有三:一曰门窗堂屋楹联不老;二曰建筑形制民俗丰厚;三曰家家喜欢山水花树。

      番禺南村举人邬彬曾在京为官,两个儿子后来也都考上了举人,“一门三举人”成为南村佳话。咸丰帝曾颁圣旨,封邬彬为通奉大夫,没几年他以母亲年迈为由归隐,建馀荫山房,园中楹联近百,其自撰联云:馀地三弓红雨足,荫天一角绿云深。旧时五尺为一弓,意思是利用一块偏僻的小地方,借祖上荫庇,建山中房舍,有炮仗花藤,一年可开花五个月,花如红雨,四季绿荫如盖。他选上好的紫檀木做成屏风,把圣旨全文雕刻在上面,给后人留下一件文物,成岭南一宝。

      (上)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