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梦碎 “候鸟”很受伤/本报实习记者 官文清

2013-04-20 04:25:04  来源:大公报

    

      “车位又满了”,无奈之下,余小姐只能把车从广州地铁芳村站旁边的停车场倒了出来。在此之前,她已经在广佛交界处地铁站附近停车场吃过两次“闭门羹”。随蚍s州“限外”越走越近,该区域停车位愈发紧张,余小姐碰到这种情况并不出奇。

      家住佛山禅城区的余小姐,是往返广佛的“候鸟”之一,每个月近七成的时间及休闲活动都在广州。“限外”方案出台后,原本驾车前往天河区上班的她,将面临被拒之“城”外的风险。很多与余小姐类似的“候鸟”亦感受到危机,尤其是广佛交界多处停车位紧张,成为他们的最大忧虑。

      为此,余小姐的许多朋友商量组建“拼车团”,“目前他们已和自己小区拥有广州牌并在广州上班的车主联繫过,一旦‘限外’就蹭这些车主的车,每月按照路程长短缴纳一定费用”。这种“拼车”方式也被不少“候鸟”採用。

      余小姐提到,自己并非没有考虑过使用地铁和公交等公共交通设施,为此她曾亲身体验过搭乘地铁上班,结果发现耗时比驾车要多近40分钟,而且在上班高峰期,体育西路换乘站人流拥挤,进入地铁后被挤得狼狈不堪。余小姐嘆息道:“所谓广佛同城只是一派谎言。”

      一直以来广佛两地政府致力推行广佛同城,不少广州人因为佛山房价低廉而选择在当地置办物业,陈叔便是其中一位。

      他提及,自己周围很多广州同事四、五年前便响应两地同城的热潮,在佛山买房上车牌,“现在一纸‘限外’令,我们这些人马上感觉‘冻过水’(没希望),原来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虚幻的‘同城’梦中,而现实却是‘双城’记。”

      “限外”亦影响到不少在穗读书的佛山籍大学生,家住佛山顺德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四学生吴晓旸就因此准备更改就业的地点,“自己家在佛山,限外意味茤鼓蟦s佛将增加更多时间成本,那还不如选择回来就业。”她告诉记者,很多佛山同学亦有同样想法,这些同学基本家里有车,平时外出都选择自驾。一旦“限外”,广州对他们的吸引力大大降低。

       【本报广州十九日电】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