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花事/霍无非

2013-04-21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和一位同事聊起刚过去的春节,她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好几年没回南京陪父母过年了,今年不仅了却心愿,还遇到多年未见的大雪。显然,在她心目中,与父母团聚过年是一喜,见到雪景则是喜上加喜。

      南京在地理上属于南方,与江浙各地一样,冬日薄雪几场,一般都不大,不过下得秀气清脱,赏心悦目。鲁迅是爱雪之人,他用“滋润美艷之至”来赞美江南的雪,并形容雪花为“升腾茠澈B的精魂”。打开记忆的闸门,八年前的阳春三月,我在南京参加培训,初到的几天气候不稳。一天傍晚,我在虎踞路上走荂A天阴下来,不一会儿,竟飘起雪花。我很惊讶,已经入春了,这时节只有东北、新疆才会下雪呀,南京居然也下了,那真是神奇。雪越下越大且越密,在路灯映照下,密集的雪花漫天飞舞,纷纷扬扬落在凋零的梧桐树上,渐渐在路面铺上洁白的一层。待我急步赶回下榻的酒店,抖落身上的雪花,好些已经融化了,湿湿的留下被雪花撩过的痕迹。这场雪下了四五十分钟才停,路面、绿化带、房顶银装素裹,但掩饰不住寒中显露的春意,春雪与春雨一样贵如油。在城市,雪的作用最直观的是美化环境,净化空气,润土保植。金陵雪花稀罕,姑且算作奇花。

      周末天转艷阳,去了梅花山赏梅。梅花山位于气势磅隤熊答髐s南麓,为孙权的墓葬地,附近还有朱元璋的孝陵,最主要的,这里一千五百多亩山地种植茪G三百种梅花,面积够大,据说有的古梅已七八百年树龄,是我国着名的赏梅胜地。往梅花山方向的公交车站,人群成堆,过了几辆车都搭不上,等勉强上车,车内的人被挤得吱哇尖叫,足见梅花“粉丝”者众!到了梅花山,还没进核心景区,已是红梅灿粉,柳拂绿丝。这一片梅林平坦开阔,以红梅为多,是常见的品种,花朵玲巧瓣密,树树暗香浮动。南京人很会享受这种生活,大人围坐树下谈笑风生,小孩绕树来回跑动,都很惬意。途中我问一老者,往观梅轩的路线,他指罢路,不吝口舌讲了好一通梅花山的由来,由此看出南京人以梅花山为豪,且十分热心好客。

      观梅轩在梅花山顶,四下眺望,梅海无边。这里梅花的品种多,除了红梅,还有冰清玉洁的白梅,黄瓣包蕊的蜡梅等,绚丽多彩。游人拥挤蚑w缓走动,与梅合影,笑若俏梅。“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就是梅花的品性,迎雪傲霜,不畏艰难的精神激励茈j往今来的南京人,爱梅爱得热烈、痴迷。梅花定为南京的市花,凸现华东地区对花卉的主流审美习惯,这大概是园花评选,牡丹、梅花旗鼓相当,至今难有定论的原因吧。

      不仅是在梅花山,在市区的街头,许多市民迫不急待脱下冬衣,换上五颜六色的春装,尤其是姑娘,春寒中茧u裙,穿丝袜,走街过巷,美丽“冻”人,像朵朵动感的鲜花。南京作家叶兆言文曰,“南京人口袋里的钱,的确不像外省人想像的那么多”。但这不影响穿衣打扮,巧手侍弄,花费不高,不一定是名牌,也穿得亮亮堂堂,这种追求美好的生活态度,为古都居民的精神面貌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