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芦山记/本报记者 甘 球

2013-04-21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芦山县境内的公路上,一块巨石挡住了公路/本报记者甘球摄

    

      早上八点,还是周末晨梦的时间,我却被一阵强烈急促的震感惊醒:这是我2008年到达四川以来感觉最强烈,也最害怕的一次。起身看了微博才知道,雅安市发生了7.0级地震。我随后就接到了採访任务,整理行装,奔赴灾区。

      到达成都新南门汽车站已经十点,排队买票时我发现,排队买票的人都是回雅安的。一位买票的阿婆说,地震后打电话回雅安家里却一直打不通,唯有回家一趟才放心。车开出站已经临近中午,为了方便救灾,前往雅安的高速公路已停止收费,不过,由于车辆较多,道路实施了交通管制,只有救援车辆和客运车辆可以通过。

      两个小时后汽车到达雅安,市区内交通拥堵,救援车队络绎不绝。雅安市区两个较大的客运站,一个已关闭,另一个也只有出雅安的车辆,而开往芦山县的客车已全部停运,此外,由于从雅安雨城区前往芦山的道路出现塌方,为避免影响交通,私家车已不被允许前往芦山,只放行救援车辆。听到这个消息,我一阵失望,只好前往芦山的路口,和许多想要回芦山的人一起等待,希望有救援车队把我们捎带进去。等了半小时,终于有一辆前往芦山救援麵包车愿意载我们一程,结果这辆7人座的麵包车硬是挤了11个人。坐我旁边的一个小伙子是芦山人,一路上都在往家里打电话,急切的希望能听到家人的声音,但电话却一直没能接通。

      本以为这辆车可以把我们载到目的地,不想车才开出不到五公里,沿途就遇到交通管制,说前方无法通过车辆。车上的人不肯下车,“让我们回家吧,家里的房子都倒了。”身后一个小伙子说道。但我们还是没能通过,只有下车,麵的司机也是一脸失望。

      从雅安到芦山,我们只能选择坐摩的进入,几经周折,终于来到受灾惨重的乡镇龙门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