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不是公民抗命/郑赤琰

2013-04-2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戴耀廷鼓吹“佔领中环”,以破坏法治来谋求一己政治利益/(资料图片)

      “抗命”要人犯法,犯法必须要得人同情,否则得不到社会体谅,什么政治正义也枉然,这点研究,“公民抗命”者都一再警诫,因为少数人抗命是志在把社会良知唤醒,现在“佔中”摆明要把《基本法》的政改条文搁置一边,改用社会运动去企图走捷径,而且还公言若“佔中”走不通便会有暴力的后果,这是“威胁”的语言,不是博求良知应有的说词。

      “公民抗命”涉及的最基本目的是要求“正义”(justice)得以伸张,但是什么叫“正义”?以当今之世来说,不同的“意识形态”便有不同“正义”实践,奉行“自由主义”(Liberalism)者坚持个人利益至高无上的“个人主义”,根据这个政治信仰,个人利益就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正义”,政府的行为损害到个人的权益便是违反“正义”,个人便有各种反抗政府的行动,包括游行示威,甚至革命的暴力行动,当然也包括非暴力的反政府行动,例如通过结社抗议,言论批判,新闻攻击等等。“公民抗命”便是其中一种非暴力的政治抗争。

      反之,奉行“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者则坚持“社群主义”(Communitarianism)或“整体主义”(Collectivism),根据这个政治信仰,社群利益超越个人利益,整体利益神圣不可侵犯,维护整体利益就是最高无上的“正义”。如果政府没法保障社会整体利益便是不公不义。人民有权换政府,也包括非暴力和暴力行动。

      因为“个人主义”与“社群主义”的政治信仰有此天渊之别,彼此对“正义”的理念(concept)也就有别。因此“正义”的理念属于哲学范畴,不是科学范畴,属于价值系统(value system),不属科学“事实”的系统(factual system)。因为属价值判断,也即好坏判断,不是科学性的判别,因此不同价值观便有不同的好坏标准。“正义”的判断也有不同的意识标准,也正因为有“个人主义”与“社群主义”的“正义”理念不同,所以才出现近代“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派系和国家的对垒,双方都坚信其所信奉的主义才是真正的“正义”。

      “个人利益”超越“社群利益”

      主张用“公民抗命”去“佔领中环”(简称“佔中”)者,他们所提出的政治诉求是要早日实现“双普选”,现行的选举制度非“双普选”,因此而被视为有损个人的选举人权,他们认为只有每个选民能享受到毫无条件限制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有选人和被人选的权利,否则便是不公不义的“不正义”。换言之,只有“双普选”才有“正义”可言。

      可是这种“选举正义”所要实现的政治目的是要以“个人利益”去超越“社群利益”,也即要依时依日完全废除当今香港仍存在茠渗S首选举中的“选举人”的选举制度,和立法会选举的“功能选举制度”。偏是这种“选举人”制与“功能选举”制不但有其“社群主义”的价值观,而且还通行于世,甚至连美国的总统选举也在普选制内渗入了“选举人”票。在参议院选举也不是票票等值,而是五十个州每州不管选民多寡,一律选出两名参议员,例如加州与阿拉斯加州人口悬殊,人口少的推选两名议员,人口多的也推选两名议员,可见“选举正义”要公平(Fairness)的原则,也被打破,这正是出于参议员具有代表州利益的“功能”,也是源于“社群主义”的考虑。可见“社群主义”并非不容于“个人主义”的社会,同样,“个人主义”也非不容于“社会主义”的社会。“个人”与“社群”只有谁应优先被考虑的分别,而不是两者互相排斥的分别。

      了解到这点,可见现有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其实也像美国那样普选与功能选并存,像这样并存制的做法举世皆见,可见绝对是或非之说是言过其实。

      既然“选举”存在荂u普选”与“功能”两制并存的现象很普遍,所谓“选举正义”也因“个人主义”与“社群主义”的价值观而各有争持,因此以“佔领中环”的“公民抗命”其诉求无法取得“正义”的一致共识。“个人主义”要求“普选”的绝对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反之“社群主义”也要求“功能”与“普选”前后接轨(如美国的总统和参议院选举先“普选”去产生“功能”的“选举人”和“议员”)。如此各不相让情况下去作“公民抗命”,连“正义”的理念也不一致,“佔中”也势必引发两派“正义”对决,到时出现暴力对峙不会是意外,而是意料中事。依研究“公民抗命”的大师级学者John Rawls的说法,“公民抗命”能否达标,要有“正义”理念共识,才行得通。连理念也分歧,便会变成改变政治制度的行动,即用“个人主义”的价值观去强行取代“社群主义”的价值观,那是“革命”,不是“公民抗命”,前者用暴力,后者犯法但不抵抗执法者拘捕、也甘受牢狱之灾。依Rawls所见,“公民抗命”的先决条件是整体社会先要有一个共同的“正义”感,才容易由少数人的“抗命”而唤出沉默的多数走出来声援。否则便会因不同的“正义”理念被“抗命”者引爆社会冲突。因此Rawls建议:当“正义”的理念不充分一致,还是循求政治体制去争取自己的诉求才是最恰当的做法。例如通过政党、议会、司法、行政、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等管道。

      “瘫痪法治”恐沦“群众暴力”

      这次倡议中的“佔中”“公民抗命”,可以预见到的严重后果,很有可能会出现“抗命”者佔据中环交通要道的同时,不参与“抗命”的群众会走到“抗命”地点的街道、天桥、大厦四周,当出现的人潮高达十万、二十万,团团把“抗命”的一群围在中间,令到执法者无法进入将“抗命”者拘捕,这一来不但会瘫痪中环金融与商业中心,同时也会瘫痪法治,到时“公民抗命”不想走向“群众运动”也难以想像。一旦形势发展到这种地步,持不同“正义”感的另一派势力也会被激发出来对抗,双方都以“正义”自恃,到时不搏命也几难!

      除了“正义”之争外,“公民抗命”还有其他先决条件必须要好好考虑。例如:不能因自己抗命而损害到他人的利益;不得违宪行事;其他政治途径仍未到山穷水尽之前,不要走抗命这一步;不要涉足“革命”领域。

      谈到“佔中”就很难不损害到其他市民的利益。作为“金融中心”的中环,一旦那里的交通中断,社会秩序便立即受干扰,什么商业活动,金融交易活动,服务市场等等都会受到严重影响,单是股票证券市场一旦出现干扰,短期间所有股民都会受累,长期抗命的话,便会长期受累,影响所及,好几十年建立起来的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会毁于一旦,因为金融证券讲求的是信心,一旦投资环境信心动摇,也就动摇到根本。有人辩称:2008年后出现的“佔领华尔街”并无推毁华尔街的金融中心的地位。这辩解很勉强,第一是“佔华”的诉求单纯得多,他们要求的是“救银行”之馀,要求政府也要“救中产阶级”,这要求温和得多,而且只要求政策调整。“佔中”诉求却涉及“选举正义”,不但议题复杂,涉及面广(涉及行政、立法,还有中央),难以解套;第二是华尔街的金融腹地大,本土金融实力大,再加上美国是金融老大,金融界出走的机会很小。反之,香港金融过路客多,本土金融实力小,出走的心态浓,一受打击便会有人熘之大吉。

      说到不得违宪行事,研究“公民抗命”的学术界都会指出,“抗命”的诉求议题愈是针对政策性的问题,便会有更高的成效,反之,涉及反对宪法条文的重大政制问题,便是兹事体大,绝非“公民抗命”能胜任,因为改动宪法条文关卡重重,要动员立法与行政,程序艰巨。尤其是涉及香港特区《基本法》的修宪,首先得在议会要有三分之二的多数,还要行政首长认同,最后还要经人大常委去通过。单是要通过第一关的立法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以现有正反阵营来评断,谁也拿不到三分之二的多数。处此情况下,“佔中”捨近求远,不向源头的立法会埋手,反而向终点的中央机构施压,真有点像港制电影里头的“无厘头”。

      说到其他政治手段仍未臻山穷水尽,不要搞“公民抗命”。因为“抗命”要人犯法,犯法必须要得人同情,否则得不到社会体谅,什么政治正义也枉然,这点研究,“公民抗命”者都一再警诫,因为少数人抗命是志在把社会良知唤醒,现在“佔中”摆明要把《基本法》的政改条文搁置一边,改用社会运动去企图走捷径,而且还公言若“佔中”走不通便会有暴力的后果,这是“威胁”的语言,不是博求良知应有的说词。

      “选举正义”抑或“一己私利”

      最后说到不要涉足“革命”,“佔中”所开出的政治诉求是“选举正义”,而且价码开得很高,要的是民主与人权的“双普选”,没有“双普选”便没有民主,没有人权。而且还把“双普选”的阻力来源瞄准中央政府。这不但说到香港没有民主与人权,同样也说到中国没有“选举正义”。对中国来说,当年怕香港变成“反革命基地”,现在果然有这苗头了。港人会否认同这种激烈的政治革命,“佔中”既缺失种种先决条件如上述,能有多大作为?且拭目以待!

      此外,还有一点得说明,“佔中”及泛民各派经常援引国际人权大章说选举权是得到国际保障的基本人权,而且援用第25条的B项作辩,言下之意,给人的印象是他们所诉求的“真普选”早已通行于世。实际上却是举世没有一个公认而非照行不可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所谓“真普选”,有的只是“普选”加上“功能”的混合体,像美国的选举,甚至英国的国会划分选区也出现“Gernymandering”(选区选民多少不一致),全世界选区划分都如此,美国的众议院更还出现大小选区选民以百万与二十万之差距,何来“票票等值”!联合国的“人权机构”又何曾置喙?!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原系主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