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选法案由哪届立会修订/宋小庄

2013-04-2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如果行政长官的普选法案获2012年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说明香港特区的民主进程将推进一大步,特区政府和立法会与全体香港市民一样都会珍惜,中央也不会允许2016年的立法会再开香港政制发展的倒车。如果有关的方案不获2012年的立法会通过,而由2016年的立法会通过,虽时间过于匆忙,但这种可能性到现在并不能完全排除。

      有朋友问,2017年行政长官的普选法案到底是由2012年产生的立法会通过为好,还是由2016年产生的立法会通过为好?笔者认为这需要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分析。

      2017年行政长官的普选既涉及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的修改,又涉及《行政长官选举条例》的修改。而该选举条例的修改又涉及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在附件一修改程序完成后,本地条例才能作相应的修改的内容;二是本地条例可以独立修改的内容。

      需视具体情况作出安排

      例如现行的本地条例第13、14条规定的行政长官的资格和丧失资格的条文并不完备,而有关的修改内容与基本法附件一的内容没有必然关系,就可以独立修改。本地条例的修订只需要立法会二分之一多数通过,不论附件一的修改程序是否完成,都是可以先行修订的。但对涉及附件一的修改内容,则本地条例在附件一的修改程序完成后才能进行。这才符合基本法第45条第3款的规定。

      由于修改基本法的附件一需要立法会三分之二通过,还要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自然比修改本地条例为难,而根据回归以来的多次行政长官换届选举的安排,在选举行政长官的前一年12月,提名和选举行政长官的机构就要产生。如修改基本法附件一的工作交由2016年9月以后产生的立法会来通过,恐怕难以在2016年年底之前完成基本法附件一“五部曲”的修改程序以及本地条例的相应的修改程序。由此观之,以2012年产生的立法会修订为宜。

      有人可能担心,2012年立法会通过的基本法附件一的修改,会不会被2016年产生的立法会否决的问题。根据香港基本法的设计,这是不大可能的。理由是:

      中央不准立会再开倒车

      (一)基本法附件一修订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批准程序。一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香港特区的任何地方性机构包括立法会都不能否决。

      (二)行政长官的普选是属于政治体制的问题,根据香港基本法第74条的规定,只能由特区政府提出法案或修改法案,不能由立法会议员个别或联名提出。因此,不会发生2016年产生的立法会修改2012年立法会通过的法案的问题。

      (三)如果行政长官的普选法案获得2012年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说明香港特区的民主进程将推进一大步,特区政府和立法会与全体香港市民一样都会珍惜,中央也不会允许2016年的立法会再开香港政制发展的倒车。

      在此笔者反而设想,如果有关的方案不获得2012年的立法会通过,可否由2016年产生的立法会通过的问题。虽然时间实嫌过于匆忙,但这种可能性到现在并不能完全排除。

      众所周知,2012年的立法会有70名议员,其中建制派议员只有43名,反对派议员却有27名,超过三分之一,有否决基本法附件一关于行政长官普选修正案的能力。目前“佔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吹鼓手们已经扬言,如果行政长官的普选方案不能让反对派的代表成为候选人,他们就会“输打赢要”,行动升级,不惜瘫痪中环,不惜影响香港的稳定和繁荣,都要迫使中央让步。

      在这种情况下,27名反对派议员捆绑在一起否决符合基本法的普选方案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就像2005年年底反对派议员否决2007、2008年的政改方案一样。

      但仔细分析起来两者也有一点不同,当年政改方案被否决,要等到5年之后,才有机会让立法会再次表决。这次却有所区别,如果2012年立法会否决行政长官的普选方案,2016年产生的立法会还可能有机会再次表决支持。只要有三分之二立法会议员的支持、中央和特区政府加紧工作,时间虽然紧迫,但并非不可能完全附件一修正案的程序。有立法会的支持,也并非不可能完成本地条例的修订程序。

      本届立会通过不表乐观

      老实说,与不少香港政界人士的看法相似,笔者对由2012年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并不是乐观的。要在27名反对派议员争取4名议员改弦更张,在目前的政治气氛下并不太容易,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是可能性不是很大而已。

      然而,物极必反。《老子40章》道:“反者道之动。”《周易.系辞上》说:“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系辞下》:“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又云:“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这些道理都表明,香港的反对派如一意孤行,否决符合香港基本法的行政长官的普选方案,必然走向反面,到2016年立法会换届时,选民必将作出明智的选择。这样反而使2016年的立法会有通过之可能。

      《红楼梦》第五回有诗云:“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是对“佔领中环”鼓吹者和“真普选联”的告诫,尤其是“真普选联”中的政党人士,他们如果倒行逆施,为一己私利觊觎“神器”,必然为他们的选民所唾弃。而“真普选联”中有一些政党成员,并无谋篡大位的野心,就有可能反躬自省,不愿意继续捆绑在破坏“一国两制”和对抗中央政府的“战车”上,走上改过迁善、迷而知返的新道路。

      笔者相信,只要中央和特区政府採取正确而适当的应对措施,能够以乔晓阳的“两个共识”统一政府官员、建制派议员和广大市民对政改的认识,形成有实际作用的道义上和舆论上的压力,“佔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邪恶图谋是不能得逞的。 作者为法学博士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