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冷眼旁观”人/汪金友

2013-04-2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在“中国│澳洲文学论坛”上,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一再表示要做一个“冷眼旁观”的人。他非常恳切地说:“我喜欢独往独来,才能冷眼旁观、才能洞察世态人情。”为此,他希望今后无论有什么活动,最好都不要邀请他,也不要到他家里去。就这样“大家各干各的”,用自己的新作回报社会。

     莫言还说:“获奖之后,亲戚朋友找工作打官司的都来找我。还有素不相识的人登门找我借钱,想买房子治病。也有人希望我发言,藉此改变社会弊端。如果我帮了你的儿女,不就是挤掉别人儿女的机会?我如果处处发声,处处摆出诺奖得主的嘴脸,我自己也会害臊。写作也是发声,文章改变不了的现实,说话就能改变?”

      如果因为莫言获奖,为中国人争了光,然后就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职务,相当于什么样的级别,参加什么样的会议,享受什么样的待遇。接荌t备专车、司机、秘书,安排一个宽敞豪华的办公室,可以用公款招待来客和外出考察。并三天两头到各种各样的会议上讲话、剪綵、助威。那莫言还是莫言吗?他说出来的话和写出来的书,还是原来那个味道吗?

      《红楼梦》第二回中有一首诗:“一局输赢料不真,香消茶尽尚逡巡。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料不真”意为“猜不透”,“逡巡”表示“徘徊不进”。一局对弈,难决高下。即便香消茶尽,仍是胜负难分。要想知道眼前这场棋局的兴衰徵兆,还需要请教旁边的冷眼旁观人。

       甲戌本《红楼梦》脂砚斋的批语,对这首诗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其中说:“只此一诗便妙极。此等才情自是雪芹平生所长。”“冷”是“冷漠”、“冷淡”、“冷静”,“眼”是“目光”。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只有置身度外、毫不相干的时候,才会凝聚出冷峻和犀利的目光,把世间的事物,看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我在杂文圈里待了三十多年,看到过和听到过很多写杂文的人。一开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但后来或者陞官了,或者发财了,由“局外人”变成了“局内人”,由“奢望利益者”变成了“既得利益者”,认识问题的角度和方法,立马就完全不同了。当老百姓的时候,总觉得“贪官”和“庸官”太多,而自己做了官之后,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当官太难,老百姓的素质太低”。

       宁波的时评家张登贵一次给机关干部和新闻工作者讲课时,有人递给他一张纸条:“要成为时评家的一个必要条件,是不是心理要足够阴暗?”张登贵很生气,当即回应:“时评家就是最早发现你脸上有灰尘,并想帮你擦干净的最亲近的那个人。”不知道那些认为时评家心理阴暗的人,能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但有三个事实不容否定:第一,无论杂文家还是时评家,的确都是爱挑刺和找毛病的人。第二,相当一部分有各种各样毛病的人,都不喜欢别人指出来,尤其不愿意你在媒体上说三道四。第三,杂文家和时评家的结局,很多都不太乐观。如果不接受“招安”,就只能愤愤到老,郁郁寡欢。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挑毛病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很简单,贪官会更贪,懒官会更懒,黑心会更黑,奸商会更奸。每一个批评家,都是法律和道德的监督员。正是他们的吶喊,形成了强大的舆论力量。让群情振奋,令坏人胆寒。我知道,让冷眼旁观者去管理一个单位或者一个企业,未必就能管好。但他们的价值,就在于“无位”和“无欲”,所以才能发出“不同的声音”,让越规者醒悟,让管理者谨慎。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