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拷问敏感议题的无聊心理

2013-04-2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通识科试题一出,传媒又照例拷问,有没有政治敏感的命题。这一届试卷似乎没有让“热心的”传媒失望,的确就六四事件、立法会拉布等政治性的议题命题了。也有教育界人士对此表示欢迎,认为考评局不避政治敏感,勇于出题。然而,笔者认为这种想法相当无聊。道理很简单,就两点理由:

      第一,如果认为某些政治性的议题是敏感的,所以就应该出题,那么是不是意味茈t外一些政治性的议题就没有那么敏感,所以就出题不出题都不重要了?那么以后考评局出题是不是就以政治敏感与否作为拣选命题的首要考虑?那么原本的课程宗旨就不必再理会?课程指引里面也没有区分哪些敏感哪些不敏感啊?那么这就等于把教育专业的角度放在次要地位,一切“唯政治敏感与否”挂帅。

      第二,敏感的不仅仅是政治性的,有些政治性相对没有那么高的议题,其敏感程度与政治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同性恋平权问题。别说在相对保守的华人社会,即便在欧美那些性观念相对开放的社会里面,同性恋婚姻和平等权利问题的敏感程度和社会争议性也是非常巨大的。今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同性恋平权问题的争议在香港的政界、法庭和宗教界忽然显得特别耀眼。难道这些不敏感吗?如果“敏感与否”成为一个评价考评出题的标准,那么是不是连这些非政治敏感但仍属敏感的议题也要一併作为拷问考评局的标准?

      传媒制造新闻故事

      如果真如上述那般,那么考评出题就不止“唯政治敏感与否”挂帅,变成“唯敏感与否”挂帅,考试命题就变成一个寻找“谁比谁更敏感”的一个无聊过程!我们到底还是不是在搞教育啊?

      所谓“政治敏感”或者“敏感”,与其说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教育界政治审查标准,不如说是某些传媒为了制造骇人听闻的新闻故事,而刻意渲染出来的一种疑幻疑真的恐怖气氛!

      所谓政治审查,不外乎两种可能:要么是外在审查,要么是自我审查。前者,等于说在教育局和考评局之外存在拥有更高权力的政治审查,但凡课程和试题都要经过这个美国麦卡锡式、前苏联日丹诺夫式和中国康生式的审查,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那些喜欢制作而非报道新闻的传媒,如果真的认为存在教育界麦卡锡、日丹诺夫或者康生,那么请拿出切实证据,别把自己当成希治阁,借助编辑自主的便利来制造教育界的政治敏感惊慄故事。如果认为教育当局在自我审查,那好办,笔者一再唿吁,不如把课程委员会、考评科目委员会、考评审题委员会乃至考评阅卷员的名单全部公开出来,一切暴露在阳光之下,省得传媒继续像中世纪宗教裁判所那样猎巫。

      如果传媒、教育界和社会大众真的是关心教育的话,就应该切切实实地回到教育专业,从教育的角度而非从“政治敏感与否”或“敏感与否”这类自我想像的角度来考虑通识教育科的考评和学与教。

       将军澳香岛中学副校长  邓飞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