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利和道义无绝对矛盾

2013-04-2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企业社会责任(英文: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体现。企业社会责任并无公认定义,但一般泛指企业的营运方式达到或超越道德、法律及公众要求的标准,而进行商业活动时亦考虑到对各相关利益者造成的影响,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是基于商业运作必须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想法,企业除了考虑自身的财政和经营状况外,也要加入其对社会和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的考量。

      营运方式达公众要求

      公司法中对小股东的保障和对破产者的保障;劳资法中对劳工的保障、对最低工资的规定,甚至对集体谈判权的订明;消费者法例中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房地产法中对租户的保障;耕地法中对佃农的维护;竞争法中对垄断经营的限制,这些都是资本主义的发明。这些发明,是资本主义自我改良的部分努力,也是资本主义社会成功应对社会主义竞争的部分原因。上述对弱者的保障,是社会通过政府,以立法和公权力方式干预市场,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市场中强弱两方的“市场力量”。相当一些资本主义自我改良的做法,香港已经先后採用,在这些问题上,香港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欧美的没有两样。我们不必夸大香港的特殊性。

      上面说的,是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以立法和政府规定两种强制手段的做法。在立法和政府规定以外,不少企业自觉自主,在工资政策、用人政策、採购政策,生产方式、销售方式、环境政策等各个主要方面,即使多付成本,减少利润,也自主贯彻对人公平、对地球公平的原则。

      企业自觉公平原则

      香港有些企业以康健员工的工资僱用弱能人士,外国不少企业用“公平贸易”、“公平定价”(公平但高于市场的价格购买生产原料)。在中国大陆也有酒店管理集团以较高价格长期订购房客用的拖鞋,以协助爱滋病人和遗孤。世界知名的护肤卫浴用品生产商也有坚持不以动物作产品试验的政策。

      我们不能把香港的市场经济讲得太绝对,在实践中我们更不能把香港的企业,说成是只有牟利的目标,没有社会目标;只有对股东的责任,没有社会道义的纯经济动物。我们更不能以为,经济理论中的成本最小化、利润最大化是企业行事的唯一标准。不同老闆,用不同工资僱用同等技术和“生产力”的清洁工;有些老闆参加“工资保障运动”,多付几百元,有些则不闻不问。工人也不是因为另一个老闆愿意多付两三百元工资就跳槽。跳槽不跳槽,还要看很多其他因素,包括劳资两方过去的关系。租务市场也一样:不同的地产商有不同的租金策略,同一个单位,聘3个专业估价师,分别估出100元、95元和90元的租值,有地产商取其低者,有取其中者,也有取其高者。牟利企业之中,有些投放人力财力物力做公益,有些一毛不拔。有些大股东善待小股东,有些经常被小股东投诉。以上的不同做法,都是牟利企业和牟利股东的不同行为,而且都出现在我们这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

      君子好财取之有道

      因此我们不能说企业因为有牟利的本质,就没有或不能有社会道义,不能说做一些增加成本、减少利润、合乎公益公义的事,就不符合资本主义的原则。

      现代化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源自西方;在现代化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经济管理模式和企业管理模式,都源自西方,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哲学,更源自西方,我们要维护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但不等于要用封建时代、弱肉强食的森林规则。香港要与时俱进,否则我们只学了市场经济的形和实,没有学会市场经济的神髓,中国歷史说明:这样的市场经济不会持续。

      “君子好财,取之有道”。“好财”作为营商目标,不是坏事,不过,“有道”作为行事规范也有必要。现代企业主和企业管理层的“道”,就是要“留有馀地”。

      香港不会实行社会主义,我们社会的发展,不存在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之间的选择,我们的选择,是在落后的19世纪式的资本主义或现代化的资本主义之间。香港的社会和政治理念,绝对现代化,在这样现代化的社会,拒绝进步的资本主义将会窒碍社会的整体发展。我们的长远发展,要靠不断自我完善。

      资料来源:梁振英2010-03-05报章专栏,时为行政会议召集人(http://www.cyleung.hk)

       (标题及小题为编者所加)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