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才是真普选的框架/刘迺强

2013-04-24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政改关乎香港政制未来发展,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福祉,是众人之事,不是反对势力的专利,这不单可以讨论,而且应该全民讨论;全民的意思是香港市民和代表全国人民的中央政府,内地同胞如有任何意见和建议,他们也有权参与这个讨论。

      但中央政府也好,特区政府也好,于开始时,只能重申基本的原则,广泛听取各方的意见,而绝不应像反对势力所要求的,一开始就抛出一个具体方案来作正式谘询。因为这样做才符合民主的原理,也才符合人大“五部曲”的要求。反对派压根就不是民主派,这才于讨论还未开始时,便出现彻底反民主的“佔领中环”。这不是什么“公民抗命”,只是彻头彻尾置《基本法》和“人大决定”于不顾的“公民抗宪”。

      反对势力“公民抗宪”的藉口是中央要搞“假普选”,而他们要求“真普选”。他们经常引用的“圣经”的是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认为“上述公约已根据《基本法》第39条成为本港宪法性文件的一部分”。

      这里要指出,《基本法》第39条是这样写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和国际劳工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继续有效,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予以实施。”偏偏《公约》中有关普选的第25(b)却因为英国保留不在港实施、而于回归之前又没有取消保留这一与中方无关的缘故,在香港根本无效。香港的普选,法律上只可能根据《基本法》的框架落实。反对势力对此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抹除了“适用于香港”这关键5个字,故意误导香港市民。

      有些反对派更乘机进一步造谣,指中央藉《基本法》另搞一套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5(b)是这样写的:“在真正的定期的选举中选举和被选举,这种选举应是普遍的和平等的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以保证选举人的意志的自由表达;”虽然具体的选举方法还有待讨论和酝酿,但是在《基本法》的框架中,特别是第44、45条有关特首普选,和第67、68条有关立法会议员的普选的规定,我们看不见选民意志的自由表达将会有任何不必要的限制。如第44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由年满四十周岁,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二十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这是对特首候选人被选举权举世公认的合理限制。因为只要居住满7年的成年永久居民都拥有选举权,香港将来在《基本法》框架中落实的普选,不单完全符合国际普选标准,香港普选的普及和平等程度更是世界少有的。

      现在反对势力要求的,是举世所无的超标准普选。戴耀廷的方案要求提名委员会也是普选产生,但这充其量是间接体现提名权普及而平等而已。我国基层选举有海选的方式,不单是一人一票普选,候选人自己站出来参选便可,连提名的要求都去掉,可谓民主之极,但这只能于三数百人的选举中适用。我这里公开挑战戴耀廷,请他举出一个过百万人规模的大型普选,当中提名的机构也是由普选产生的。以我所知,是没有。

      反对势力脱离《基本法》框架,提出一个世上所无的不可行标准,并标籤之为“真普选”,当然不可能被接受。他们哪里是要争民主、搞普选,纯粹是找一个藉口闹事而已。戴耀廷方案是典型的“假普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