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2017特首选举:原则与困局/朱国斌

2013-04-24 04:25:02  来源:大公报

      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似乎不可逆转,我们有必要从理论上、并根据基本法和全国人大相关决定釐清关于特首选举的一般原则和特别原则,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讨论技术上如何保证原则的贯彻落实。利益攸关各方包括广大选民应得出一个折中方案,以最大限度地保证提名程式的民主性和所提候选人的代表性。

      乔晓阳主任的“三月讲话”就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重申了中央的政治要求,即未来的“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的人担任”,并不可以“与中央对抗”。我曾经撰文论证指出,该思想一直贯彻于“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制定和基本法起草颁布之全部过程,中间见之于邓小平关于“港人治港”的论述。简言之,能够拥护和实践基本法的行政长官就是“爱国爱港的人”。香港社会各界对2017年特首选举都十分关注,见仁见智,互不相让,论战有升级之势(如酝酿中的“佔领中环”运动)。为此,我们有必要从理论上、并根据基本法和全国人大相关决定釐清关于特首选举的一般原则和特别原则,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讨论技术上如何保证原则的贯彻落实。

      需符合四项普遍性原则

      选举──无论是国家或地区首长的选举,还是民意机关即议会的选举,还有各级各类地方选举,是民主制度的基础。随茈蔷D发展和人权保障意识和水准的提升,选举权逐步扩大(如香港2000年“陈华”案确认了非原居民的村代表选举权),进而发展出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等原则。为防止或杜绝舞弊贿选、操控投票等弊端,秘密投票作为原则予以确立。

      选举作为一种民主制度和实现民主的一种机制和手段有原则可循。这些具有普适性的原则包括:(1)普遍:凡公民皆有投票权,除年龄等法定条件外,不得以阶级、宗教、财产、教育程度等因素划定选民资格、限制公民选举权;(2)平等:该原则建立在一般平等原则之上,要求每个选民手握选票数相同,且每张选票价值相等;(3)直接:为充分体现参政权,选民直接投给候选人,无须他人代表,或由其他机关介入;(4)秘密投票:即无记名投票原则,这是为了确保选民不受其他因素影响其选举意愿的自由表达。毋庸置疑,上述原则理论上均适用于2017年特首选举和2020年立法会选举。

      于“一国两制”下香港特区之特殊地位,基本法在确立选举制度时,提出了特区选举制度也应考虑的特别原则。第45(2)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我们可以将该段落解析归纳为关于特首选举的特别原则:(1)区情原则;(2)循序渐进原则;(3)普选原则。其中,第一和第二原则互相关联,鉴于区情特殊故须循序渐进,採循序渐进乃是由于区情特殊。第三原则既是选举制度发展目标,也是选举原则,可以别称为民主原则。自回归以来,歷届特首选举一直遵循上述三原则按部就班进行。比如,选举委员会人数基数从800人扩大到1200人,未来也许还会扩大,以提高民主程度。还有,鼓励候选人竞选。

      提名委员会需民主开放

      暂时撇开第45(2)条特别选举原则理论不谈,选举组织和程式方面值得讨论和协商的问题和馀地还很多。如,第一,“有广泛代表性的”中的“广泛”有多广且如何量化。2007年12月人大常委会决定提名委员会可参照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那么,现行选举委员会的四大界别是否全部照旧?进一步问,各个界别的划分以及每个界别中何种组织可以产生多少提名委员会委员的名额分配如何做到最大程度的“民主”、“开放”(基本法附件一用词)和合理、公平?乔晓阳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故而指出“在具体组成和规模上可以有适当的调整空间”,也就是说这点需要继续商讨并达成共识。

      第二,如何组织提名委员会的“集体提名”,和如何制定提名程式。2017年特首候选人将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乔晓阳认为,“未来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式提名候选人与现行的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委员个人联合提名候选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提名方式,没有什么可比性。”提名委员会提名“不是提名委员会委员提名。提名委员会实际上是一个机构,由它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是一种机构提名”(乔晓阳),即“集体提名”。具体不同在哪?他没说清楚,我至今也没琢磨清楚。难道说,只允许以界别为单位集体提名,而不能跨界联合提名?若真那样,“工商、金融界”三百人(按照2012年特首选举之安排)怎样才能协调一致提出一个或两个候选人?多少人为一个“集体”(很难想像全体1200名委员共同一致提名某个候选人)?集体可以一共提名几个候选人?每个候选人至少需得到多少委员或百分比支持?有一点可以肯定,乔晓阳讲话事实上已经废掉了“选举委员以个人身份投票”(附件一),即“个人提名”方式。

      第三,“筛选”及其正当性。这种新的集体提名形式上类似西方政党政治下决定党内候选人的“预选”(比喻可能不十分恰当),实际功用就是一种“筛选”;不同之处在于它要提出若干候选人,而党内预选只提出一个(再加上一个搭档)。提名委员会提名的要害之处在于它排除了“民间提名”(即选民提名)和“政党提名”,目的在于筛掉那些被认为不“爱国爱港”(即可能反对基本法)的候选人。现阶段选民直接提名还没有可能,因为提名委员会委员首先来自并代表有关界别。如此这般,集体提名机制是针对提名委员会中的反对派政党党员的。最新发展是,《明报》委託港大做的民意调查显示,44%受访者支持特首选举由提名委员会“拣选”(即筛选)以确保候选人不会对抗中央,然后再交市民一人一票普选,比率较上月该报同类调查增加了5个百分点;反对比率为35%,较上月减少了3个百分点。该调查结果可能会加强中央政府执行筛选的意愿。

      各界协商谋求折中方案

      第四,提名委员会最终可以提出几名候选人。乔晓阳承认这个问题还未解决。其实它也很关键。若候选人人数太少(如2人),则选举的正当性会受到香港社会和国际社会质疑;若太多,中央就没办法完全掌控选举过程和结果。要保证反对派候选人不被提名,其实只能是限制候选人总人数。在2-3人情况下,建制派和中间派中的亲中人士足可以保证“自己人”胜出。若按照李柱铭透露的5人方案,建制派很难保证最终漂亮胜出,除非直接採用“一轮多数决”方式。

      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似乎不可逆转。客观而论,这种集体提名制度既落后于中国内地可以有选民自主提名或候选人自荐的地方直选,与民主国家由政党提名的各种大选更不可同日而语。可以预见,它肯定将招致国际社会的特别关注。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形下,只能退而求其次,即利益攸关各方包括广大选民如何提出一个折中方案,以最大限度地保证提名程式的民主性和所提候选人的代表性。  作者为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