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社运 思之极恐/雷 诺

2013-04-24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观乎近年的一些泛民评论,无论是对学民思潮的吹捧,或是对正在密锣紧鼓、完全漠视社会经济风险的“佔领中环”,其动员策略都无非是:无知方能勇,不计算得失,蛮干无理的运动,方会成功。

      然而,港人有没有想过,多年鼓励无知的文化已在破坏民主发展的社会基础?港人一般崇尚美式民主,但面对政教合一的教会办学体系,他们视若无睹,甚至以为自己在教会中,比起对政府有更大的持份,妄以为前者的运作、操作透明度像水晶一样。

      一个民主的社会依赖于资讯透明,但香港一些传媒却可长期作假而免于刑责。例如最近炒作的香港“地沟油”事件,到了真相大白时,被毁谤的公司已破产,损失的追究却不了了之。市民对于这种氾滥的传媒“自由”不单没有反思,更视为理所当然。

      在近期的数码电台事件,一位股东在法庭禁令下将董事会录音带公开,不单视法庭于无物,而且以此刻意制造舆论,威迫法庭,彻头彻尾妨碍司法公正。但社会大众对此不单没有挞伐,更以录音带内容疯狂炒作。港人数十年所争取的普通法法治精神,至此尽毁在反对派之手。

      这种“无知方能勇”发展下去,不单民主无从谈起,更连营商和公民社会环境,都会受到严重的破坏。试想想,要是一天传媒重施故伎,毁谤污衊一些中小企甚至草根市民,而后即使这些受害者能告上法庭,对传媒有所控诉,却必遭传媒疯狂炒作政府打压媒体自由,串通受害者云云。这样下来,类似倒楣的制油公司老闆的受害者将会越来越多。最后,香港除了少数拥有诉讼力量的富人,全民都须屈服于泛民媒体方能生存。

      政治上的更大危险是:北京的方案本来就已按基本法,在类似预选的条件下给予香港人普选权利,而“佔中”所“争取”的,却是撕毁基本法的普选条件,要求重新洗牌谈判。但如前所述,既然香港各种的民主社会质素皆付之阙如,经济更是长期依赖内地的救助措施,如果市民在这种毫无条件和筹码的情况下,仅靠各种破坏法治的手段抢夺所谓的民主,恐怕北京就只能理直气壮的出手:要不是否认香港搞民主的条件从而遏止危害社会的活动,就是放任香港政治衰乱,并放弃香港,不再为香港的经济买单。如果前者发生,香港仍可享受中央的福利;如果后者发生,香港将一无所有,到时候,无论港人所选的是建制还是泛民,当失去了中外商贸地位和中央物价保障,香港经济将一落千丈。

      无论“普选”的信仰多重要,人在社会中还是要生活的,并须为之作出合理的考虑。因此,只有对于宪政、社会利益、社会质素等方面有长远认识和愿意为之负起责任的民众,才有民主素质。因而,在目前以单纯动员搞事的手法、前仆后继的“民主大军”面前,港人应该三思。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