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彦辉法官究竟说了什么?/牛 悦

2013-04-24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香港回归祖国前的最后一次立法局选举于1995年9月进行,在这次选举中,有30个席位通过功能组别产生。李妙玲等人认为功能组别的规定违反了“一人一票”的原则(原告还有其他诉求,本文只讨论这一主要诉求,因其与本文要讨论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在香港适用问题直接相关),而体现该原则的平等选举权由《香港人权法案条例》(人权法案)予以保障,于是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

      在初审和上诉审中,法官均驳回了原告的起诉、上诉。这个案件牵涉了公约、人权法案以及当时香港的宪制性法律─英皇制诰在香港如何适用的问题;特别是祁彦辉法官在初审判决中的法律推理,颇值得玩味。

      首先,众所周知,人权法案是公约在香港本地化的结果,基本上逐字照抄公约的具体规定。其中第21条有关选举权的保护,就抄自公约第25条。因为英国在批准公约时,对香港适用第25(b)条作了保留,所以人权法案要与英国政府保持一致,在第Ⅲ部第13条对第21条也做了保留。上周的文章中我已提及,根据英国的法律制度,公约在香港只能通过本地立法来适用,不能直接适用。祁彦辉法官当然要遵守这个制度,翻看整篇判词,祁官根本没有论及公约第25(b)条是否该案的适用法律,也从未谈及对公约第25(b)条的保留是“过时条款”。

      其次,人权法案第Ⅲ部第13条(这其实是对公约第25(b)条保留的一个复制)是法庭辩论的重点,祁彦辉法官认同人权法案第Ⅲ部第13条针对立法局选举部分的规定不予适用,但理由不是什么所谓的“过时”或是要保障选民的平等选举权,而是这个保留与当时的宪制性法律英皇制诰有冲突。

      祁官在判决中说:“因为英皇制诰现在要求通过选举成立立法局,人权法案第Ⅲ部第13条在其有关立法局的规定上就不再适用,直到英皇制诰被修改以取消选举产生立法局的规定。”从祁官判词的上下文来看,立法局是否通过选举产生、以什么方式的选举产生、之后是否还以选举产生都不是人权法案所规范的问题,而要根据香港当时的英皇制诰来确定。确保捍卫宪制性法律的崇高地位,祁官是严守法治的典范。

      第三,从祁官对人权法案和英皇制诰之关系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更加重要的结论,就是香港的宪制机构的组成方式由谁来说了算。

      顾名思义,宪制机构的组成方式当然是宪制性法律说了算。在判词中,祁官掷地有声指出:“人权法案第7(1)条订明,人权法案仅仅约束香港政府、行政当局和任何代表香港政府和行政当局的人士。人权法案并不因此约束主权者通过英皇制诰规定香港宪制架构的至高无上的权力。”这也是香港在英治时期一直实行的宪法惯例,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要求港督由香港市民选举产生呢?因为英国政府委任港督是宪制性的规定,不是什么人权法案保障的权利。如果这层关系搞不清,香港真的会出现宪制危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