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太生多元演绎悠然弹拨情

2013-04-24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赵太生对三弦有种情结/本报摄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八年前,赵太生放下北京京剧团的优厚工作待遇来港,就是为了能在香港中乐团演奏三弦。“也许我有种三弦情结吧。”八年后,他终于有机会举办自己的首场香港演奏会。

      天南海北的曲目

      五月三日演奏会的曲目是赵太生和香港中乐团敲击乐首席阎学敏一齐挑选的,既取名“悠然弹拨情”,自然是弹拨乐器为主角,有三弦,也有新疆乐器热瓦普和越南的独弦琴。曲目呢,用赵太生的话说,也是“天南海北的都有”:阎惠昌作曲的《乡音》有浓重的陕西民歌味道,三弦与乐队合奏的《情满四合院》一听就是老北京的腔调,还有华彦钧的那首《大浪淘沙》,原本写给琵琶,被赵太生拿过来,用三弦演奏。

      “总有人跟我讲三弦很难学,”赵太生说:“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看来,三弦个头大,玩得转,“耍起来最过瘾”。

      赵太生说,三弦是歷史悠久的乐器:器身长三点六五尺,象徵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实际弦长二点四尺,好像农历中的二十四个节气;最重要是那三根弦,一天一地一人,也是传统文化的味道。可是长久以来,三弦在香港得到的关注,远不及二胡和琵琶。“前一阵有个校际音乐比赛,参加琵琶预选的有六百人,”赵太生说:“三弦呢,加起来才五位选手”。

      总有人觉得三弦不合群,加在乐队里,音色怎么听都是难以“融入”,但赵太生说,三弦这样的中低音乐器加在乐队中,能令原本纯净的高亮声响变得更温厚,不失为一种平衡与中和。“我们总监(阎惠昌)说,三弦好像乐团的‘胆’,你看,忒重要。”赵太生虽是山西临汾人,但在北京生活多年,语调和口气也难免染上些“京味儿”。

      曾与李克勤合作

      而且,三弦和其他弹拨乐器相比,有个特点:没有“品”。这样一来,滑起弦来更顺畅,也能营造出某种“神秘”声效。比如作曲家张鹰的《天魔》,原本是一首讲西藏的舞曲,后来赵太生听了,觉得曲中的神秘独特气质也蛮适合三弦,就和张鹰商量将这曲子改成了三弦独奏。这首《天魔》也将在今次演奏会上演出。

      “我总觉得演奏中乐,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赵太生说。三弦可以演奏舞曲或琵琶曲,也能与流行音乐玩“跨界”。赵太生至今仍记得,两年前他在李克勤红馆演唱会上当嘉宾,穿一身红袍戴墨镜的样子。他原本只是帮李克勤伴奏,后来一出场,在几万人的场子里站?,顿时觉得不一样,“High起来了”。他于是站起来弹三弦,摆pose,玩到兴头上还和同场的电结他“斗琴”。

      后来,赵太生又随李克勤的团队去内地巡迴演唱会。他记得特别清楚,上海那一场,他刚上台,观众席便有人尖叫“赵老师,赵老师”,他又High起来了。“我一想,嘿,我都有粉丝了嘿。”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人来疯”:观众越多越带劲。“音乐家在台上是演奏,又演又奏,一个都不能少。”赵太生说:“白居易说过,未成曲调先有情,音乐还没开始呢,情得先出来。哎,这才是功夫”。

      编者按:香港中乐团主办的“何止三弦─赵太生的悠然弹拨情”演奏会,五月三日晚上八时在上环文娱中心剧院演出。查询可电三一八五一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