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歌声/吴 昊

2013-04-2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长夜歌声愁无限,相对桥头月漫漫……”这么哀怨,唱者何人?出自何家手笔?

      这里暂且不表,先跳去讲讲小时候跟大人去歌坛听歌。上世纪五十年代港人最爱粤剧,戏院大锣大鼓,老倌好戏连场,晚晚高朋满座,这还意犹未尽,一些老牌茶楼在夜间开设歌坛,邀请女伶到来清唱,竟又大受欢迎。最初是中环的高陞和莲香茶楼开风气,再而西环的金陵和广州酒家也跟风,未几九龙油尖旺区的茶楼也增设歌坛,令本来平淡的夜生活生色不少。

      所谓“歌坛”只是酒楼搭起的小舞台,旁边设音乐班子,所用皆粤式乐器(间中也混杂西乐),而着名的歌伶如张月儿或徐柳先等就是站在咪高峰旁,随茤蝛M献唱。她们演唱的粤曲,其风格与唱腔皆接近粤剧,但又有些不同,那就是在清雅婉丽方面多做工夫,措词更哀怨,让感情在漫漫长夜抒发,驰骋。台下据桌喝夜茶者,皆顾曲周郎,低斟浅酌,听得神伤,但我辈黄口小儿,吃完点心已闷得发慌了。在这个曲艺缤纷的年代,有人欢喜有人愁,好些潦倒落魄的卖歌者,被拒诸歌坛门外,为求活命,在夜幕低垂的街头巷尾,自弹自唱,唱到哀愁处,路人也会驻足倾听,甚至解囊相助。那时我家居附近就居住茪@对盲人夫妇,每个晚上他们都会相互扶持地走过长巷,出到大马路谋生,为夫的拉起二胡如泣如诉,为妻的以平喉唱出:“想弹,想弹!长夜歌声愁无限,相对桥头月漫漫……”

      这歌声道尽人间苍凉,与之相比,歌坛曲艺大为失色。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