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关注中国金融风险\赵令彬

2013-04-2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近期西方评级机构纷纷参与“唱空”中国,把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主要的原因是关注金融安全问题,特别是债负过高和资产质素偏差,以致体系中累积风险日高。对这个情况必须从评级调整的行动,和所基于的理据等两方面来作出探讨,因这关系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大事,故苟且不得。

      周前惠誉把中国的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下调一级,主要是因地方及企业债务过高。穆迪则维持现有评级不变,但展望则由“正面”下调至“稳定”,主要是担心银行信贷增长过快,和影子银行的问题。标普虽未有调整评级,却亦表示要注视银行信贷等资产的质素变化。由上述可见海外关注中国经济最主要的,并非财政及其他事项,而集中于金融体系,包括银行及非银行的部分,和债务总量及资产质素等各方面。

      对于问题的严重性,海外评论的意见亦非铁板一块。例如对企业债券急升一项,不少评论仍认为问题未算严重,主要是企业盈利水平尚好。有报告指中国企业的资本金回报还胜过美国:美国企业的30年长期平均回报约10%,中国上世纪80年代时高达25%,现时仍约有15%。但切勿忘记有不少中国企业质素差劣,包括一些上市的民企等,故绝不能忽视潜在的风险,最近光伏大企业尚德的破产便足以为戒。

      问题更大更多争议的是地方债务,对于总量以至质素、风险等,都有各种不同的评估且差异很大。官方公布的是2010年底有10.7万亿元,佔GDP27%,地方政府要负责的是6.7万亿元。到今天总额又上升不少,最高估计之一乃前财金高官项怀诚所说的20万亿元。对于所涉风险海外评论多较悲观,国内则虽承认问题存在,却多认为不是十分严重更不致失控。例如中投公司监事长金立群认为,省级政府持有的50%,和沿海各级政府持有的50%都较安全,具有风险的只有10至20%。但有国内会计师指出,一些小镇及穷县虽欠缺偿还能力亦在发债。有估计指地方融资平台在今年首季,已发售2800多亿元债券,同比大增一倍多。

      显然,中央必须对此等问题给予足够重视及有效处理。海外评论及评级机构指出的问题及其严重程度,虽未必百分百准确,但亦非凭空捏造毫无理据者,故有一定的警醒作用,中国在改善金融监管及控制风险上,仍须加倍努力。另一方面,对评级机构的降级动作无须耿耿于怀:中国没有很大的海外集资需要,国债尤其如此,故评级并无很大实用意义。中国乃全球主要资金输出来源之一,是个大债主,受评级较大影响的是债仔而非债主。奇怪者是中国评级低于美国,但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外国持有者之一,大债主评级低于大债仔是什么逻辑?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