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议题的“争”与“议”

2013-04-26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在香港的教学环境中,通识教育科经常选择方便“争议”的时事议题在课堂讨论。这种做法对教学、师生而言,有时很可能变成:只是不断重复简化了的正反对立观点,有时甚至会变成无意义、仪式化的例行“功课”。“富争议性”的议题变得缺乏争议,或许与传媒、学院等机构未能为读者和师生提供深入的报道和分析有关。而且,这也许是源于这些“生产”和“传播”知识的机构受制于资讯或学术市场的压力和(自我)政治审查的文化生态,或许是归因于读者和师生消费知识或吸纳资讯的惰性、局限等因素。

      对通识教育科的师生来说,由于课程内容较为广泛、课节有限,评估设计往往又要求学生根据题目所提供的有限资料来提出个人意见。在经常赶教学进度和习惯于限时内完成议题的急促状态下,师生容易变成不求甚解的快速思考者,只力求能够在短时间内指出每条议题的正反论点,并给出个人意见。自然地,缺乏深入的分析;这些论点大多只是一些常识习见,个人意见也很少能够超出“我认为”、“我觉得”的水平。在这样的教学环境中,选取清晰正反立场、容易“争拗”的议题,借助报章、电视和互联网上的快速资讯来教学,自然可以理解;但却可能令富争议性的时事议题变得乏味,价值也未见突出,只有“争”而缺乏“议”,甚至为“争”而“议”、为“议”而“争”。

      民粹政治氾滥

      学校以外的社会脉络,能使“知识”转化为“宣传”和“表演”,也强调要向青少年“灌输”正确(性)知识和道德价值的流行说法,视“学习”等同“灌输”的模式,这令思考争论自然变得没有必要;再加上社会上民粹政治氾滥、反智文化成风,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富争议性议题”就往往只剩下简化了的正反观点之“争”,失却开拓思想和价值层面的“议”。在如此社会、学校教育的脉络下,尝试用“方便”引起争拗的议题来促进多角度视野和理性思考、探究价值观,恐怕并不容易。

      后现代思潮所导致、推崇的价值多元化,使通识教育科教师常常会疑惑究竟有哪些价值是需要教导学生的?哪些价值是对学生真正有帮助的?如果我们认同价值教育应是“过程”与“结果”并重的,那么教师又如何决定哪些价值是最重要、有深远影响力的?哪些是教师应该协助学生建立的?是否有可能我们所教导的其实是某些自以为是的价值,或者是具有浓厚政治色彩,为某种意识形态、政治氛围、政治目的等范畴效力的价值?

      或许,双普选、中港矛盾、公民抗命等议题,便是其中的数例。通识与价值教育的目的或许应是追求个体更美好的发展。故此,教育、教学的过程中,自然会包括、包涵对价值的选择和解读。从宏观的角度而言,过去价值教育中针对“价值”而採取“中立”的立场,或许只会是一种理论上的假设,在实际生活、教学中却不可能真正地实践出来。

       (通识教育科教与学系列二十九,待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