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际读书乐/孟祥海

2013-04-2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元代翁森写过一首《四时读书乐》,其中有关春天读书的那首是:“山光拂槛水绕廊,舞雩归咏春风香。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蹉跎莫遣韶光老,人生唯有读书好。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春天,既无冬日之寒,亦无夏日之燥,更无秋日之悲,正可清心读书养性。

      春风吹拂,漫步垂杨树下,柳枝依依,东风袅袅,诵一段《古文观止》,心中打开的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世界。花开烂漫之际,清香四溢之时,漫步花香里,拈一缕花香,诵一阕《花间集》,嘴里噙?的不光是花香,还有那平平仄仄的韵律,心美了,心醉了;在温婉缠绵的境界里,寻找到的不光是那份浪漫与妩媚,还有心中荡起的那份微微的涟漪,真是绝妙的选择。春月清幽,追寻一缕不散的花魂,书中透?的不只是吸引,还有丝丝轻轻涌上心头的甜甜的记忆……

      关于“春读之乐”,古人感悟固然深刻。清代学者张潮在《幽梦影》说“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别致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大抵也是顺应了春天的天地清明之气。而现代诗人郭沫若更有意思“闲钓茶溪水,临风诵我书。钓竿含去了,不识是何鱼。”读书至此,便可忘乎所以,便得真正之趣,之味,之妙境……在春天里寻觅读书的乐趣,真是无处不可得。开窗就是文章,开卷即对古人。晴天雨天,晨风暮雨,鸟语花香,杏花春雨,月下南窗;可端坐,可卧读,可仰观;可吟咏,可诵读,可涵泳;总之只要肯读,都是最好的光景。还是张潮说得好“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善游山水者无之而非山水:书史亦山水也,诗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

      春天正是读书天,读手中之书,养我胸中之气;读天地之书,养我浩然正气;抓紧啊,莫辜负了这一段美好时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