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多少事/林中洋

2013-04-2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在伊斯坦布尔的考古博物馆里,挤满了成队的小学生,在经过那些珍贵的歷史文物的时候,他们飞快地掏出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完成任务似地拍个照,后就又飞快地跑掉了。老师显然也没有讲解的耐心,偌大的陈列馆里,这些见证了一个个伟大时代的雕塑、棺椁等等,彷彿在诉说?一个又一个遥远沧桑、婉转动人的故事,然而,却没有人愿意倾听。

      不是因为这些故事不好听,主要原因在于,这里讲的,是这座城市还不叫伊斯坦布尔的时候的故事。帕穆克在他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里写道,他小时候,不要说拜占庭,就连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于他来讲都已经是无比久远的过去,好像与他没有一点关系。可以想见,对于现在的小学生来讲,这些歷史就更加遥不可及了。

      这里,原本是古希腊的城市拜占庭,公元三三○年,罗马帝国的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在此建立陪都,称之为君士坦丁堡,后来,西罗马帝国灭亡,君士坦丁堡于是成为东罗马帝国(后人称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它地理位置优越,佔有?连接黑海和马尔马拉海与地中海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繁荣富庶,集罗马帝国的行政体制、古希腊的文化与基督教的传统为一体,成为与罗马教廷相对应的东正教的中心。公元六世纪中叶,圣索非亚大教堂落成,这座顶高五十六米的穹顶的教堂是君士坦丁堡的骄傲,更是东正教的圣物,在此后的一千多年里,圣索非亚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教堂。

      一四五三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苏丹带兵攻陷君士坦丁堡,将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圣索非亚大教堂也被改建成了一座清真寺,教堂外部加修了四座宣礼塔,内部的装饰与设置也全部更换,但是墙壁上至今还可以看见圣母及耶稣的马赛克画像。也许是为了与这座巨大的、曾经的基督教堂抗衡吧,十七世纪初,苏丹艾哈迈德一世在圣索非亚的正对面不到五百米远的地方修建了宏伟的蓝色清真寺,它沿用了圣索非亚的建筑结构,这两座建造时间相差一千多年的圣堂从外观上看极为相似,它们像两隻庞大的海龟,盘踞在苏丹艾哈迈德广场的两端,见证?两个伟大的时代,同时也是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的标誌。

      在这样复杂的歷史背景下,民族间的争端是很难避免的。一直到奥斯曼帝国瓦解,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之后,这种争端仍然存在。帕穆克在他的书里写道,一直生活在这里的希腊人仍旧把这座城市视为君士坦丁堡,将一四五三年的那场战役称为“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土耳其人却将此称为“伊斯坦布尔的征服”,在“征服”与“陷落”之间,人们有意无意地表达?自己的立场。一直到今天,希腊与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争纷都与这些歷史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今,圣索非亚既不再是基督教堂,也不是清真寺,而是一座博物馆,对自己曾经是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的过去,伊斯坦布尔人也不再迴避。

      我想,人们早就意识到了,如此悠久而又复杂的歷史正是这所城市独特的地方,它不仅在地理上连接了亚洲与欧洲,在文化更是有?切不断的联繫,也正因为如此,伊斯坦布尔才有?今天的精采与丰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