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馄饨/皖 南

2013-04-2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馄饨在中国人的食谱里是最普通的吃食了,按属性分类也只能排在小吃的序列里,而且馄饨这东西流行于祖国的东西南北中,还进不了地方特色小吃的名录,然而馄饨在我的心里却佔茼n大的一块地方。

      父母都是北方人,我记事的时候家里大部分时间是母亲做饭,做的是典型的北方饭菜──大锅炖菜加主食。偶尔?麵条吃炸酱麵就是改善生活了,只有过年的时候全家人坐在一起隆重地包一顿饺子,这时父母会反覆念叨茈_方的饮食格言:“好吃不如饺子”。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父亲工作调动全家迁居到南京。十一岁那年夏天,我因为作扁桃体摘除手术住进南京的一家医院,手术后第三天医生说今天可以吃半流食了,午饭时护士阿姨用白色搪瓷碗为我端来一大碗半流食,只见盛满靓汤的碗里悬浮茬\多形似小水母的泡泡,这些泡泡用极薄的麵皮攒起,中间隆起的小鼓包像似水母的头,透过极薄的皮可见里面包裹荅赈鹖滫漱疡式A小鼓包下面飘散开的麵叶,像水母下方浮动的伞。闻一下碗口清香扑鼻,舀一勺汤抿进嘴里,汤鲜美无比,再捞起一个小水母放进口中,小水母细嫩柔滑,试茈峇咬了一下,原来粉红色的“内脏”是包在麵皮里汁水饱满松脆可口的肉馅。面对茪@碗惊为天食的美味,我已顾不得咽喉的隐痛,不一会儿就全吞了下去。吃完了才想起问这食物的名字,护士阿姨说叫馄饨。

      没等到再次吃馄饨我就出院了。回到家里老是和母亲念叨馄饨的事,终于有一天母亲说今天做馄饨吃,我兴高采烈跟在母亲后面转来转去,期待蚗_饨的降临。母亲和好一块麵,像?麵条一样把麵?成大大的麵饼,然后把麵饼切成许多梯形的小麵片,把饺子馅儿放在梯形小麵片中间,先对摺包一下再左右包一下,包出一个像元宝样的东西。最后把许许多多包好的小元宝下进一大锅汤里,煮熟了盛进碗里说快吃馄饨吧。我失望地看虒J里的东西说“这不就是饺子吗?”吃完了那次北方老家的馄饨之后,我就再没和母亲提馄饨的事了。

      八十年代初,父亲离休已定居在了安徽,我在西安的一所大学读书,暑假的时候回家路过南京转车,那晚就住在靠近挹江门的一个小招待所里。夜里酷热难耐无法入眠,熘到街上乘凉,远远地看见街口一株火光,火光下人影攒动围茪@个食摊,信步过去原来是一个挑担卖馄饨的摊子。摊主为中年人,?毛蓝布裤,对襟短袄,肩上搭茪@条毛巾,浑身透蚨賰F,正亦包亦煮的忙茤菮I顾客。馄饨摊子是巧妙地集成在一副担子上的,担子的一头是一个小柜子,柜面是麵板,上面放茈]馄饨用的一干家什,柜子双开门,里面放虒J筷餐具等。柜子外三面挂茈i以摺叠的小桌小_,摆开了就是个小“餐厅”。担子的另一头是个小火炉子,小炉子的三面挂虓捘M、水桶、汤壶,炉子上坐茪@口擦得铮亮的钢精锅,锅里煮蚗_饨热气腾腾,齐?锅沿也装有一个圆形小^面,上面摆茪@圈里面对好了调料等待迎接热汤馄饨的青花瓷碗。那扁担也是特制的,上面一熘排开安装了好几个小木盒子,盒盖朝上,盒子里面分别装茬n的b花、紫菜、荤油、味精什么的。扁担的一头挂茪@个锡焊的小铁壶,壶里灌了半壶水放几块电石,电石和水反应产生的乙炔气体顺茬盖上焊的细长壶嘴伸向上方,那一株火光就在壶嘴上方跳耀荂A摊主包馄饨的动作极快,右手捏茪@个小竹片,左手拿起馄饨皮,右手在盘里的肉馅上一蹭,顺势往左手的皮上一抹,左手轻轻一握,松开时一个包好的馄饨就跳在了麵板上,只见他双手连续不断地运动荂A包好的馄饨瞬间聚起一小堆,那举止麻利准确,让人看荈饭Z舒服。不管人多人少馄饨都是一碗一碗地煮,摊主一手笊篱一手勺,先是抓一把包好的馄饨扔进滚锅里,随手舀一勺热汤把瓷碗里调料沖开,然后笊篱旋上两旋,煮好的馄饨就进了碗里,最后再往碗里添上一勺汤,趴在碗底的小水母们旋转荅B了起来,一碗飘香的馄饨就做成了。看蚖揖彼_熟进退有序的动作,没觉出操作的劳累,倒像是伴随他在尽情地享受茪@个完美的艺术过程。

      摊主边忙活边用纯正的南京话和人们聊天,他说他家祖祖辈辈住在城南,不知道从哪辈子起就挑担子卖馄饨了,几代人下来制皮、调馅悟出了绝招,听老辈人说干隆下江南时都吃过他家的馄饨。解放后他家被合作社了,他在一个小饭馆上班,“文革”中他家随几十万市民被动员下乡落户,近些年政策松动刚迁回南京。他说现在的政策好了,允许个人做小本生意,他一天能卖一百多碗馄饨挣二十来块钱,去掉成本一个月挣的钱比市长还多,这样干几年说不定还能租赁个门面自己开饭馆。

      改革开放之始的八十年代初是中国社会祥和的年代,动乱结束了,束缚解除了,城管还未出生,强拆还没露头,没有化工食品,也没有环境污染,虽然官民还普遍清贫,但是田野上充满了希望。那个盛夏的夜里我的感觉好极了,连吃三碗干隆品尝过的美味,还从这小摊主满满的信心中体会到了国家民族的希望。

      九十年代末我在南京安了家,也曾骑车转过城南的大街小巷,却再未见过那活文物般一担挑茠瑰_饨摊子。听说逸仙桥头有家叫刘长兴的店面是老字号,急忙赶去品尝一回,依然没有找到那个远久的味道。其实我的梦想挺简单的,也就是在欢唿神舟上天、蛟龙入海、航母成军、GDP世界第二,并以此为祖国骄傲的同时,在安居乐业衣食无忧心宽体健的平常日子里,馋的时候能吃上一碗朴实无华安全可口的馄饨。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