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如歌/若 曦

2013-04-2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一如墙头偷窥宋玉大文豪的美女,传说中的南极,姿色令人心动,风韵让人神往,遥不可及让人遐想和幻梦……

      走近,端详,触抚,拥抱,绮旷壮美令人而震撼而卑微,洁净瑰丽让人心旷而神怡,恬静淡定令你敬畏而顺从,多姿多彩令你惊嘆而欢欣……

      一如一首爱情诗所说,世间最远,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也不是彼此都知道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更不是明明抑制不住眷恋思念却得佯装心里从来没有你,而是对爱你的人以冷漠的心掘出一条鸿沟。

      的确,天地间最遥远的不是物理距离,而是一颗会感知、能审美、有时也会穿上盔甲的心。

      南极如歌。南极的身影,漫天飞雪,万里冰封,山舞银蛇,原驰腊象……领袖“革命”诗里的原始雪景,叠加视觉媒介的取画,自然延伸,穿越时空,嫁接新新大陆。南极的丽姿,任何想像都嫌局限,任何描述都太陋拙。即使脍炙人口名诗金句,全都黯然失色,小家碧玉。“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勉强权充南极的即兴角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只能算作南极的邻家小女。“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更如牧童歌谣比拟《田园》、《悲怆》。南极自有南极的语言,南极自有南极的风骨。南阳北移,极夜降临,风暴怒号,冰雪嬉戏,疾风长啸,滴水成晶。北阳南下,极昼泰来,雪崩轰鸣,冰川融解,亿年演进,时时不同。南极的旋律、节奏、内涵和张力,任何语言、想像和表达都不可企及。南极会吟,南极能唱。

      南极似画。雪原,荒原,冰山,雪山,冰川,海川,企鹅,海豹。长风当笔雪作颜,万里极地任起舞。山川大写意,企鹅小工笔。乌云劲泼墨,明月暗茼漶C冰雕博物馆,冰川活走廊。岩画雪壁刻,雪山海底藏。画外有画,画里有雕。色彩、构图、线条、造型、意境、神蕴。没有画作能如此豪迈气魄,意象深邃,没有画笔能这样广博深沉,下笔千仞。

      南极若少年。泰斗梁任公鸿文颂少年,如朝阳,如春草,如长江之初发源,如大洋海之珊瑚岛……任公若临南极,少年的勃发英姿一定少不了南极喻比。宇宙之大,惟南极可望而又可及;地球之阔,惟南极童身如玉童心依旧。这个冰的故乡,雪的天堂,风的游乐场,冷的氧仓,漫漫冬日一定如少年般任性狂放。万万年的时光只是蒙昧初开发育成长,千万里陆地海洋只是巨大壮硕的躯体和臂膀。日月星辰为伴,手舞足蹈为乐。钢铁如玻璃般脆弱,泼水瞬间化为冰晶。人类染指不为所动,贪婪叩门依然故我。没有过去,只有未来。没有留恋,惟有希望。没有怀念,只有想像。没有忧虑,只有梦想。没有怯懦,只有豪壮。没有心机,只有阳光。没有污秽,只有明亮。没有禁忌,只有志向。一如约翰连侬的歌,既无知又智慧,既幼稚又成熟。

      南极犹处子。玉肌雪肤,明目皓齿。窈窕婀娜,亭亭玉立。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有所思兮,丽质见兮。动静间兮,慧娴辨兮。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