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理良忆黄华与民间外交

2013-04-2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一九四四年十月,黄华与何理良合影

      一个初春雪后放晴的下午,光线投射到窗台旁一帧相片上,映衬出老人慈祥的笑脸。这位老人是着名外交家黄华,今年正值百年诞辰。两年前,他去世了。

      黄家小院这间不大的屋子,夫人何理良坐在扶手椅上,与我进行一次长谈。茶几铺蚋葵嵼鄍活A两杯香茗冒蚍鳎臐A小狗趴在脚边唿唿大睡。在我们身后的墙上,摆放荂u全家福”,充满荇a的温馨与祥和。

      创办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

      何理良年近九旬,给人以精明能干的印象。她是高级外交官,曾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自一九四四年与黄华在延安结婚,六十六年风雨走过,她是最了解黄华的人。

      “新中国许多重大外交事件,黄老是亲歷者与见证人。更难得的是,他一生重视民间外交。黄老何时开始从事民间外交?有多少外国民间朋友?”我问。

      “黄华从事政府外交之前,就开始做国际友人的工作。”何理良娓娓道来:“他早年就读燕京大学,用英语授课,学的是经济。一九三六年他参加红军,因为英语流利,负责接待外国记者与友好人士。当时,国民党封锁很严密,外界很少有人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情况。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第一个赴陕北苏区採访,他拍摄了很多照片,写成《西行漫记》在伦敦出版后,一个月内再版五次。之后,赴苏区採访的外国记者越来越多,其中包括艾格尼丝.史沫特莱、海伦.斯诺,以及新西兰人詹姆斯.贝特兰。黄华担任翻译,负责联络事务。后来,美军观察组到延安,军委成立一个外事小组,黄华是其中一员。还有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友好人士,加拿大人蒂尔森.哈里逊大夫、美国人詹姆斯.格兰特,负责将药品与医疗器械运送解放区。他们都是黄华的好朋友。新中国成立后,黄华从事政府外交,还不断地跟一些老朋友来往。他的朋友太多了,不是几十个,而是上百个!”

      民间外交为什么重要?黄华曾经说过,民间外交是政府外交的补充。在当今这个大变动的时代,国际形势十分复杂而动盪。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动,不管国家关系出现什么变化,人民的友谊是永存的。

      在这一思想基础上,一九八四年初,三位美国着名记者与作家,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埃德加.斯诺被选了出来,恰巧他们的英文姓都以S打头,于是採用三S的名称,成立中国三S研究会。七年后,改组扩大为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黄华继任会长。

      三S研究会创立不久,黄华就对工作人员说,我们不要把目标只限制在三个人身上,三个人是象徵,他们代表茪@个时代,代表茪@种类型的人物。我们从事的是友好工作,范围很广,题目要扩大一点,一切对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杰出贡献的人,都在我们的研究范围之内。

      “一九九二年,黄华从党政领导岗位退下来,有很多时间从事民间外交。”迄今,友研会在全国多家出版机构参与下,已出版“国际友人丛书”中文版六十多种。二○○三年以来,该会与外文出版社合作,有“中国之光”英文版系列丛书五十多册问世。黄华为丛书写了总序言。

      以民间外交推动政府外交

      “黄老从事民间外交工作,‘两个斯诺’是最突出的例子。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夕,邀请埃德加.斯诺访华,也是以民间外交推动政府外交的一个突出例子。您见埃德加.斯诺,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吧?”我问。

      何理良回答:“斯诺是黄华近五十年的老朋友。一九七○年八月,斯诺第三次到新中国访问,我才跟他见面。黄华被周总理从湖北干校调上来,我也从干校调上来,就是为了接待斯诺夫妇。周总理建议由我们夫妇陪同,去全国各地参观访问。斯诺对中国是充满好感的。”

      也是在斯诺此次访华的十月一日,黄华陪斯诺夫妇上天安门城楼,观看国庆游行。毛泽东主席与斯诺做了一些交谈,他们站在天安门城楼中间,大约四十分钟。事后毛主席说,这是放个试探气球,触动触动美国的感觉神经。

      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毛泽东七十七岁诞辰前夕,《人民日报》在头版通栏位置报道了毛泽东十二月十八日会见斯诺“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的消息,并且刊出十月一日毛泽东与斯诺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合影照片,再一次用含蓄的方式向美国发出资讯。尼克松后来回忆说,毛主席与斯诺所谈欢迎他访华的内容,他在几天后就知道了。

      一九七一年四月间,美国白宫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尼克松总统已经注意到斯诺文章传达的资讯,他希望有一天能访问中国

      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五日,尼克松访华前六天,斯诺与世长辞。根据斯诺遗嘱,他的一部分骨灰安葬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他过去曾经执教的燕京校园。斯诺的另一部分骨灰埋葬在纽约市哈德逊河东岸,墓碑是一块暗红色石头,上面刻笊.S.两个铜质字母。”

      与海伦.斯诺的交往

      “海伦.斯诺是中国人民的诚挚友人,海伦一生都在为世界和平做出努力。请您谈谈对海伦的印象。”我说。

      “海伦.斯诺对中国的感情很深。她钟爱一二.九运动的同学,老是惦记茈L们。张兆麟是燕大学生会主席,高大魁伟,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黄华是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北京的冬天很冷啊,海伦送给张兆麟一条围巾,塞给黄华一个用报纸包的东西。黄华塞入夹克口袋,问是什么东西。她说炸药!黄华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原来是一块巧克力!”何理良欢快地笑起来。

      黄华逝世前一年,海伦雕像在美国犹他州塞达城揭幕。他抱病给市长写了一封贺信,深情地回忆说:“我和海伦在一九三五年就认识了,那时我是燕京大学的学生。……海伦在中国住了十年,她协助埃德加.斯诺写出影响深远的《西行漫记》一书。她也步埃德加后尘,到了延安,我那时也在延安,接待了她,老朋友见面,十分高兴。……海伦对中共领导人做了广泛採访,并深入群众中去观察,为她写《续西行漫记》、《红尘》等书积累了大量素材。”

      经黄华提议,一九九一年九月,海伦.斯诺荣获中华文学基金会颁发的首届“理解与友谊国际文学奖”;一九九六年五月,中国对外友协授予她“人民友好使者”称号。

      也是在一九九六年,海伦.斯诺通过好友雪莲带来一封信,信中称唿“王汝梅”,用的是黄华旧时的名字。她说,她还记得黄华作为“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常到她家与地下同志一起开会。她回忆说,“埃德加.斯诺为去陕北採访,打电话给我,让我将他一个最优秀的学生黄华找去,做他的翻译”。信的末尾,她写道:“我现在八十八岁了,体重只有七十七磅。八十五岁以前,我还很像个样。但现在我成一个影子了。”这是海伦写给黄华的最后一封信。

      何理良说:“海伦有个侄女,叫谢里尔.比肖夫,一家祖孙三代多次来华访问。谢里尔的丈夫加思去世之前,打电话给我们说,要继续美中两国人民的友谊,沿荇伦.斯诺走过的道路前进,希望中国越来越好。讲完这几句话,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他就走了。他们全家都以海伦.斯诺跟中国的交往感到自豪。”

      黄华逝世后,谢里尔给何理良发来唁电,她动情地写道:“一九九六年六月五日,海伦去世前几个月,我们来到北京。加思与我看望您与黄华,黄华託我们带一封信给海伦。他回忆起,在斯诺夫妇家中度过的时光,还有他们的狗,戈比。随后,他继续大声念下去,用那深沉、缓慢、沙哑的嗓音,洋溢蚍鳐P的感情,至今仍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的心灵触动了。直到那时,我才真正理解,他们之间的友情如此深厚。”

      最后一次会见外国友人

      一九七二年二月,尼克松总统访华。《上海公报》的发表,开始了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的进程。由于黄华常驻纽约,基辛格建议在他和黄华之间建立一条与巴黎管道并行的,中美间另一条秘密联繫管道│纽约管道,此提议得到中国政府的同意。

      一九七二年和一九七三年,黄华与基辛格在纽约有许多次避人耳目的秘密会晤,多次会晤是于约定时间在纽约曼哈顿公寓进行。会晤情况,基辛格直接向尼克松和白宫报告,黄华向国内的报告也是绝密的。这种会晤,是中美两国在没有正式建交情况下进行的特殊形式的外交来往。

      何理良说,“基辛格来中国,每一次都要看望黄华。北京奥运会那一次,基辛格携夫人与儿孙,到北京医院病房看望他。黄华特意换了一身红色唐装,还摇茩蚍漅鶾空w迎客人。两人有说有笑,那是黄华最后一次会见外国友人。九十八岁时,他走了,基辛格发来唁电。他们互相欣赏,为什么呢?基辛格在黄华回忆录英文版写了几句好评的话,他赞扬黄华是个诚实的人、重诚信的外交官。黄华的工作作风缜密严谨,是跟周总理学来的。周总理培养了外交部一批干部,他给我们留下了精神财富。黄华对周总理的感情很深,总理去世后,他写的文章非常感人。”

      何理良坚持要送我。开门的声响,惊起院子里一对嬉戏的白鸽,噗地一声冲向蔚蓝的天空。玉兰树的花苞还没有开放,枝头在微风中摇曳。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