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国家是最基本政治责任/张定淮

2013-04-3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一国两制”是一项长期的事业。在这样一个前提下,香港也存在一个积累正能量的问题。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是不容改变的事实,即使有些港人曾在内地“极左”政策的影响下吃过一些苦头,但那也是时过境迁的事了。港人中对国家不满的人在香港这个环境中仍可发泄不满,但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对于国家的基本尊重是一种基本政治责任。这一点,请香港市民牢记。

      早在1949年初,当香港问题可以轻易用军事手段加以解决的时候,中共就出于香港问题的特殊性考虑,通过《大公报》社论形式向英国政府发出了明确的信息:只要港英政府信守中共提出的三条条件,中共就可以不动香港。其中的第二条就是“不许进行旨在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威信的活动。”当时的港英政府出于重大的利益考量,对中共的这一要求予以了遵守。此后的相当长时间,虽然各种政治势力仍然在此博弈,但赤裸裸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做出谩骂与攻击的声音似乎还是比较收敛。显然,这是中英双方秘而不宣约定的结果,而对于港英政府对媒体自由的所谓限制,当时香港社会似乎也没有做出激烈的表达。

      可表达对内地不同意见

      香港社会对于内地事务的高度关注是一贯的,这种高度关注又是由于两地具有共生性所决定的。中国内地的任何变故都会在香港社会引起反应。即使是在英国人的治下,香港与内地之间存在茪d差万别,然而两者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无法分割。随茩轻銕e途问题讨论的展开,香港社会内部对于内地不同态度通过不同媒体发出了强烈声音,其中不乏对中共及其治下的国家进行攻击与谩骂之声。分析其原因,无外乎这几点:

      其一,是英国人随茩轻銕e途问题日益明朗化而逐步採取措施,放松对政治言论的控制,尤其是在舆论上不利于中共及其治下中国的言论,英国人十分乐见,因为这符合英国人“民主抗共”,“民主拒共”,“还权于民”而不是“还权于中”的战略。在“光荣撤退”思维的指导下,英国人费尽心机以各种方式对香港的顺利回归做出阻扰。让香港媒体造势,形成不利于中方的舆论环境是其中的一种最为有效的手段。

      其二,中共建国后的政策波动致使相当多的香港人对内地政策心存疑虑,这是香港舆论长期对国家褒少贬多的社会原因。客观地看,中国内地在1949年至1979年的这一歷史中所执行的政策的确出现过不少失误。关于这一点,中共中央若干次对这一时期执政思路和政策上的失误做过经验教训的总结。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一时期受内地政策影响而逃港的内地人接近120万。这些人由于受到过歷次政治运动的冲击而对内地抱有戒心,痛苦的经歷往往使之不能释怀。如果将这些人的配偶与子女算上,其构成了香港社会人口的相当数量,这是香港对国家出格言论的社会基础。

      中央政府包容不同声音

      其三,香港社会高度自由的特徵使各种对中共及其治下的国家说三道四的言论具有相当的空间。香港是一个具有高度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这是所有人都承认的一个基本事实。在这样一个“自由世界”,人们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政治情感倾向,即使是极端的言论也得以容忍,充分显现出香港社会的极大包容性。因为在香港这样一个资本主义的自由世界的复杂社会中,言论是不能构成治罪的依据的。

      对于香港社会的上述情况中央政府是否知情,笔者认为,答案是十分明确的。正因为如此,中央政府以极其包容的态度提出了在“一国两制”条件下“求大同,存大异”。为此,邓小平也曾对香港社会言论自由做出过这样的表述:“1997之后,香港有人骂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们骂。”这种包容不仅显示出中央对于香港情况的理解,而且反映出中央政府的高度自信。

      香港回归后的情况诚如邓小平所预料的那样,香港的这种“骂”没有停止,甚至越骂越兇。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骂中国的声音几乎绝大部分是来自香港。人们在通过比较后发现,如果说国外的媒体对中国的“骂”,还讲一点所谓的事实根据,还讲一点职业操守,而来自香港的“骂”的内容中的相当一部分则是毫无事实根据。这种情况,从法律上讲,在香港社会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社会,但从情理上讲,则对中央和特区的关系有茪Q分毒害的作用。

      恶毒谩骂伤害两地关系

      笔者认为,总体而论,香港社会是一个理性社会,而理性社会应当具有理性社会的话语系统与氛围。对于香港社会而言,其市民对于中国的执政党及其治下的各级政府是可以批评的。在其出现问题时,甚至可以提出严厉的批评,只要这些批评是为了整个中国好。问题在于香港社会中对中共和国家的“骂”中有些是具有极其恶毒的用心的。对于这样的骂,是不能等闲视之的。如果连公开指茼@产党鼻子骂“我就是要与你作对”,“我就是要赶你下台”的人都能做行政长官。那共产党岂不成了天大的傻瓜?

      “一国两制”是一项长期的事业。在这样一个前提下,笔者认为,香港也存在一个积累正能量的问题。香港毕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即使有些港人曾经在内地“极左”政策的影响下吃过一些苦头,但那也是时过境迁的事了。港人中对国家不满的人在香港这个环境中仍然可以发泄不满。不过,香港居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总不能以损害国家形象为荣,为乐吧?公民对于国家的基本尊重是作为一个公民对国家的一种基本政治责任。这一点,请香港市民牢记。

     作者为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副主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