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现代宪制与法治文明制高点/庄金锋

2013-04-3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回归后,香港基本法替代《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形成了一个更加科学、更加进步和完善的独特的法律体系。在这个法律体系中,基本法始终居于最高法律地位,既是港人依法治港的法律基石,也是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法律保障。基本法不仅是“一国两制”方针的法律体现,也是香港现代法治文明的制高点。港人要尊重她、珍惜她、保护她。

      不久前,笔者有幸应邀参加由澳门基本法推广协会、北京大学港澳台法律研究中心和澳门特区政府法务局等五个单位主办的,“一国两制”理论的丰富和发展学术研讨会暨纪念澳门基本法颁布20周年活动,受益非浅。在研讨会上,有学者提出:“基本法——现代宪制与法治文明的制高点”。笔者认为,这一新的提法(观点)把香港、澳门基本法的重要性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对于进一步树立基本法的权威,充分发挥基本法在特区的法律基石作用都有蚇n极的意义。联繫当前香港“普选之争”的实际,谈谈两点学习体会。

      基本法具有宪制性地位

      宪制是指在现代立宪国家中,通过宪法规定的关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制度的总称,亦指立宪国家的政治体制。现代宪法的基本内容包括基本目的、国民基本权利、政治体制、国家的基本任务等。香港虽然不是一个国家或独立的政治实体,只是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但基于香港基本法确认了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设定了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确立了香港特区的基本目标等,在香港特区法律体系中居于最高地位,因此被称为香港特区宪制性法律。依据基本法,香港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制度才得以确立并运作。从这个意义上说,香港基本法是香港特区宪制的制高点一点也不为过。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曾在纪念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实施十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香港特区基本法是全国人大以宪法为依据、以“一国两制”方针为指导制定的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具有宪制性地位。基本法从我国国情以及香港歷史与现实情况出发,创造性回答了国家对香港恢復行使主权后採取什么方式管理香港这一重大课题,堪称史无前例的创举。”

      吴邦国委员长还指出:香港基本法“为我国设立的第一个特别行政区设计了一整套崭新的制度和体制。”他把特区制度的内涵概括为五大要点后强调两点:一是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权来源于中央的授权;二是香港特区政治体制的最大特点是行政主导。这套政治体制既保留了香港原有政治体制中行之有效的部分,也适应了香港回归祖国后现实需要,是实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好的政权组织形式。

      因此,未来香港的普选与任何政制改革都必须以基本法为依据。但是香港反对派却站在这个宪制制高点的对立面,企图将所谓“普选国际标准”凌驾于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之上,实乃误导之说。正如联合国副秘书长吴红波所说,世界各国的政治结构都不尽相同,即使是西方也并非每个国家也一样,香港的政制发展必须符合本身的实际情况。更有甚者,民主党主席刘慧卿不久前跑到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一个非正式会议,竟然要国际人权组织“主持公道”。这正如邓小平早前批评的那样:有些人谈人权,“但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国权”、“国权没有了,关系太大了”。

      基本法是法治文明体现

      文明是指人类在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活动中所创造的物质的、制度的和精神的成果的总和。它是社会歷史进步和人类开化状态的基本标誌。“文明”一词在西方来源于拉丁文civilis,用以表示人、社会和国家的进步状态。在18世纪法国启蒙运动中开始广泛使用“文明”一词。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文明以生产力发展水平为标誌,是表明社会进步的歷史性概念。是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活动的重要成果。

      法治是现代文明的一项重要体现和主要表现形式。回归前,香港就是一个法治社会。回归后,香港基本法替代《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形成了一个更加科学、更加进步和完善的独特的法律体系。这个体系包括三个部分:(1)基本法及少数适用于香港特区的全国性法律;(2)基本法第8条规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习惯法;(3)香港特区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在这个法律体系中,基本法始终居于最高法律地位,它既是港人依法治港的法律基石,也是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法律保障。基本法不仅是“一国两制”方针的法律体现,也是香港现代法治文明的制高点。港人要尊重她、珍惜她、保护她。

      但是,港大法律学者戴耀廷等人无视基本法,自年初鼓吹“佔领中环”以来,经过几个月的不断包装,“佔中”计划已经越来越远。按其说法,“佔中”有别于一般的社运方式,不寻求短期的爆炸力,而要获得类似于核弹的核辐射威慑力,去逼使中央接受所有建议。

      可见,“佔领中环”行动一旦实现的危害性,不仅仅是一个知法犯法、有违道德操守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瘫痪经济、破坏民生问题,其严重恶果还在于摧毁香港长期以来所建立起来的现代宪制和法治文明的典范和制高点。因此,广大市民要自觉行动起来,为捍卫香港现代文明成果和长期繁荣稳定而努力奋斗。

       作者为上海法学会港澳台法律研究会顾问、教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