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南京何来阮籍墓/黄东成

2013-04-3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竹林七贤”的代表人物阮籍,是建安以来第一个开五言诗先河的先行者。他的八十二首五言《咏怀诗》,甚为后人推崇。阮籍生于东汉建安十五年(公元二一○年),逝于曹魏景元四年(公元二六三年),只活了短短五十四岁。都知道他最后归葬故里河南开封,他的墓在开封尉氏县城东南三十里的小陈乡阮庄村。墓碑系阮籍后人、清干隆年间曾任河南巡抚、浙江巡抚的阮元所立,碑上隶书:“魏关人候散骑常侍嗣宗阮君之墓”。这在典籍中都有记载。然而,十多年前一次十分偶然的机会,我竟发现,南京也有?一座阮籍墓。

      确确实实纯是一次偶然。那次我与友人一同去城西花露岗,寻踪李白曾登临过并写出着名诗篇《登金陵凤凰台》的凤凰台旧址,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能看到“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的凤凰台,仅仅觅得附近公交车站有个“凤台路”路牌,狭窄的街巷里有座冷落的小庵“凤游寺”,近傍有一所“凤游寺小学”,隔街不远处还有一所职业中学,这大概就是凤凰台遗址所在地的了,我们一无所得,不免有点败兴,却无意间,在中学的进门不远处,教学楼旁僻静的一角,发现了阮籍墓。一篷稀疏翠绿的竹丛,遮掩?一截短墙,短墙后面有青灰色砖砌的台基,上覆封土堆,高不到两米,呈半圆形,上面长满青青的野草,底径约五米左右。一座不起眼的小小的坟墓,显眼的却是墓碑上刻?六个隶书大字:“晋贤阮籍之墓”。

      令我奇怪,唐代的凤凰台几经演变荡然无存,早先的晋代坟墓居然还完好存在,这是怎么回事?回来以后,我向一些专门研究南京史志题材的作家朋友询问,有的根本不知南京还有座阮籍墓,有的似乎知道,也说不清楚阮籍墓什么时候造的,谁造的。最后一直问到博物馆,回答也只是说曾在有关资料中看到过,此为阮籍衣冠冢。明万历年间(一五七三─一六二○年)所建。我问有凭证么?答谓据《金陵琐志九种.凤麓小志》载:“凤台山旁有阮步兵籍墓。明万历间,李昭掘得石碣,有‘晋贤阮’三字已。又得半段曰‘籍之墓’,因以为葬于此。”

      原来如此,将发掘出的两截断碑,连接起来就成了“晋贤阮籍之墓”,就“以为葬于此”,这个解释也合理。但接?问题又来了,一连串的疑团在脑中升起。阮籍生于东汉,逝于曹魏,从未在晋朝生活过一天,在司马氏取代曹魏立国之前,阮籍便已去世,他的衣冠冢墓碑应该如开封尉氏阮籍墓那样称“魏关人候散骑常侍嗣宗阮君之墓”才准确,何以称之为“晋贤”?得到的回答是晋朝之前,曹魏政权便已被晋王司马昭攫取,曹魏已是虚有其名。因此不少这个时期的人物,都列在唐代房玄龄等人修的《晋书》中。除阮籍外,还包括司马懿、司马师、嵇康等人,并且三国时期,阮籍生活在魏国,南京则是东吴属地。写‘魏贤’显然不合适,写‘吴贤’更不行,为免忌讳,只有用‘晋贤’适宜。

      南京既属吴地,阮籍又没有到过南京,南京为什么会有阮籍墓,是谁主持建造?这个问题始终没有找到答案,没有人能回答出个子丑寅卯。

      阮籍,魏晋之际着名文学家,少年即通诗书。父阮瑀,为曹操文吏,系“建安七子”之一。惜阮籍三岁丧父,家境清苦,全靠勤学成才。原本怀有济世安民大志,奈生活在三国后期,社会混乱,地处中原的曹魏被司马氏专权,血雨腥风不断。这种情况下,众多文人倾向于玄学,用酣饮、放浪山水之间对抗,其中的代表便是“竹林七贤”。其中嵇康最为桀骜,面临杀身之祸也不向当权者低头,最终被司马昭所杀。阮籍虽对司马氏不满,但感到世事已不可为,于是採取不涉是非、明哲保身的若即若离态度,或闭门读书,或登山临水,或缄口不语,或酣醉不醒。酒,成了他避世的手段,酒也要了他的命。阮籍郁结难消,发泄痛饮,终于醉死酒窖。

      阮籍坎坷纠结的一生,都溶解在他的或隐晦寓意或直抒心迹的“咏怀诗”里了。阮籍的诗形象地展现了魏晋之际一代知识分子痛苦、抗争、苦闷、绝望的心路歷程,无不给人以“陶性灵,发幽思”的人生启悟。他的八十二首《咏怀诗》,后人给予“忧时悯乱,兴寄无端,而骏放之致,沉挚之词,诚足以睥睨八荒,牢笼万有”的极高评价,为古代五言诗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开创了新的境界。尤难忘他登广武山观楚、汉古战场发的一句感慨:“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成了至今仍流传在一代代人口头的格言。博物馆考古中,曾经在一座南朝墓葬中发现竹林七贤的砖雕,表明南朝时期,南京这一带对竹林七贤就很尊崇,于是有人藉此推定,阮籍衣冠冢有可能建于南朝,是南朝的吴地粉丝为尊崇心中的偶像,在南京建造了阮籍衣冠冢以示纪念。

      我总觉得这个说法有点牵强。照此推理,按说“竹林七贤”与阮籍齐名,并称“嵇阮”的另一代表人物嵇康,他且是坚守信仰坚贞不屈被统治者杀害的,应该有更多崇拜者了,为什么南京没有他的衣冠冢?始终没见权威学者回答这个问题。后来终于有人找到了一个充分的理由,说墓是阮籍东迁的后人建造的。他们在古籍中发现一处记载:“籍生长中原而埋骨江左,意者南渡之际举族东迁,舆榇以至与。”更有《瓦官古迹考》“名其地为阮生里”。这证据的确给力,而且好像还不仅是“衣冠”冢。我却对此仍犹犹疑疑。

      不过,不论什么来由,南京确凿无疑有座“晋贤阮籍之墓”。有外地诗友来,我常陪同到此瞻谒。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