揠苗助长的通识科政治教育

2013-04-3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如果我在通识教育科的课堂上,教授和引导学生讨论:将来的结婚伴侣应该是怎样的?将来要不要生孩子?生下孩子后,应该如何教导孩子成长?请问大家对此有何观感?估计不少读者都会说犯不茬o么早就教学和讨论这些话题吧,就算中六的同学也不过十八岁,刚刚成年而已。这么早讨论结婚生孩子的问题,似乎太早了吧。

      结婚生孩子养孩子,是学生在不远的将来所必然经歷的人生阶段,可以说是通识教育科个人成长单元一个重要的探究主题。但是,一来课程指引中并没有提到要探究到这个地步,二来笔者估计,也不会有多少前线老师真的与学生探究这些与当下学生身心发展阶段不相符合的人生主题。

      好了,如果结婚生养孩子是太超前的主题而不宜在中学阶段通识教育科讲授,那么政治性的课题呢?难道政治性的课题就比结婚生养孩子更加符合学生身心发展阶段的学习需要?难道掌握政治性课题的知识技能比掌握结婚生养孩子的知识技能更为容易?如果认为政治性课题的难度和层次是超过了结婚生养孩子,那么为何要在通识教育科课程中把政治教育摆在如此重要的地位?

      政治教育近乎乱来

      可能有不少热衷于政治的读者非常不认同我的看法,认为一来政治教育,尤其是公民教育,是现代社会不可缺少的一种教育内涵,尤其是现在香港面临虒邦篢骦驭麊沪垠n的改革,让同学们藉茬q识教育科的学习探究,能够提升他们的公民意识,增进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甚至参与到这个重大政治改革的歷程中来。二来联合国亦很早就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认可了未成年人士应当享有包括政治权利在内的公民权利和基本人权。

      笔者支持政治教育,支持公民教育,但反对目前这种毫不专业、近乎乱来的通识教育科内的政治教育。表面看来,通识教育科採取自由式的学与教,教师鼓励学生自主学习和探究,包括公民教育和政治教育在内的所有通识科议题,都可以在这种自由的气氛下进行讨论和学习。但实际操作起来可没那么容易,政治教育公民教育至少涉及三方面“硬知识”:政治理念,政治制度和政治史实。

      有权草拟无权拍板

      政治理念,就是指各种不同的政治价值观,尤其是蔚然而成“显学”的核心价值、普世价值,例如自由、民主、法治、公民社会、公民抗命等等。这些价值理念的内涵并不是恆久不变的,不同的时期和国家固然有所变迁。但更为重要的是将这些价值理念加以具体落实的各种制度,以及这些制度运作实践的实况。说得漂亮没有,关键看做成什么样。因此就引申到以下两项:

      政治制度,具体的政治制度是如何设计以落实上述政治理念的?为何不同国家之间的制度大异其趣,却又彼此皆声称符合上述政治理念?

      政治史实,光有纸面上的制度条文是没用的,关键看现实的运作。即使是三权分立的制度框架不变,但不同时期的具体运作可以完全不同。有时掌握立法权的国会权力大于行政部门,有时行政部门又佔尽主导权,以致国会权力旁落。背后推动这些微观变化的社会政治经济因素是什么呢?这些微观操作的变化,又多大程度符合上述政治理念呢?

      别以为我故作高深,别以为通识教育科就不用钻这种牛角尖。今年试卷的“拉布”一题,正是反映上述三方面硬知识的最好例子。要分析议员们“拉布”的原因(分题b)和“拉布”对市民利益的影响(分题c),能不掌握有关立法行政关系的三种“硬知识”吗?

      先是政治制度,几乎每本课本和参考教材都会说到“三权分立”,以致于几乎每个学生都知道“立法、行政、司法”这三个部门六字箴言。但到底具体这三者是怎么运作呢,关市民什么事呢?许多课本参考资料都到此为止,课程指引也没有提到!恐怕不少老师也不甚了了。原来,从政治制度上说,立法与行政之间的划分,其实最大并不在于字面上的含义,例如,立法是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共同进行的,而决非立法部门单方面完成的。准确而言,政府行政部门有权草拟法案或者公帑运用的预算,然后交给立法会审议。只有立法会批准了,法案或者预算才能生效。但香港这个制度的特点在于,政府行政部门有权草拟提出,但无权自己拍板决定,立法会有权审议批准或者否决,但几乎没权单独提出法案或者预算(不是完全没有,而是必须得到行政长官批准)。所谓“拉布”,就是在立法会审议过程中做手脚,拉长审议时间,拖延审批,然后逼迫政府行政部门答允拉布议员的其他政策诉求。

      这种“拉布”方式是否符合民主等政治理念(第一种硬知识)呢?这种“拉布”在香港是首次,但在国外却常见,那么参考外国的政治史例(第三种硬知识),通常对市民的利益影响是好是坏呢?毕竟可以引以为鉴。

      不掌握这些硬知识,尤其是制度知识,别说分析,连半个字都作答不出来!

      好了,我的结论是:政治教育公民教育,是否非要从社会政治时事争拗这么高的层次来切入教学?难道不能有其他与学生身心发展阶段相适应的教学层次和主题?就算真的非要从社会时事这么高的层次来进行教学,目前这种“去专业化”的剪报闲谈式的教学法,能够有效进行学与教?   

     将军澳香岛中学副校长  邓飞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