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的视角与盲点

2013-04-3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传媒的视角,主要来自记者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在相当程度上,记者的视角左右甚至支配荈C的视角。不过,记者(传媒)看到的和关注的,未必等同大众想看、想关注或者值得关注的,这在通识学习上,尤其考评上尤为显着。刚结束的文凭试和末届高考补考通识试题的报道取向,反映了记者(传媒)“见树不见林”的盲点。

      一见通识试题问拉布、考六四,以至国家认同等敏感(或称政治)议题,许多传媒近乎见猎心喜,除了例行的问学生答法、请教老师解法,又找来议员名人等,试做试卷,还对试题评头品足,对拟题、深浅和评分指手画脚一番,看似煞有介事,其实能评出所以然吗?有没有同考评局的样本答卷比对,进而比出什么结果呢?结果,去年的话题是,通识练习卷深到连才子也“肥佬”,到正式开考则是考生要捂茖}心作答云云。如果通识试题真的如此混帐,为什么没几个通识教师站出来抗议,甚至罢教以至唿吁罢考?

      不宜未审先判

      作为传媒工作者,实在不宜幸灾乐祸、未审先判。无疑,传媒广泛接触和了解社会各层面人物,网络广,讯息多,可谓消息最快最新,但不等于最真最准,争分夺秒抢独家的惯性却不时反过来要更正、澄清甚至撤回有关报道。

      走笔至此,想到《论语》提出的四毋(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简单说就是凡事不要主观臆断、不要绝对化、不要固执僵化、要明白自己的有限和渺小,也就是不能唯我独尊。很遗憾,不少传媒工作者都有一个通病:经过一段时间的歷练,接触专家、内行、奇人和高人越来越多,往往自觉不自觉以为自己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渐渐对某些事物形成特定看法以至成见,继而模式化甚至固态化。

      最明显例子,评论内地政经高层变动,几乎离不开权斗、谁失势谁得令,殊不知经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国家领导换班已趋于制度化,“中国模式”更受到中外普通肯定。德国电台对比汶川地震和芦山地震的变化,形容中国救灾“跳跃式进步”。相反,一些当年採访川震的新闻行家近日扬言“不捐一毫子(连一毛也不捐)”(支援雅安赈灾),令人疑惑他们的记忆是否仍定格在五年前?    吕少群

    (编者按:今天稿挤,“走出校园”暂停一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