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的禅意/肖 飞

2013-05-01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太湖芦苇   陈 旻摄

      苏州的东山,现居住茪飞U多人口。小镇位于城西南二十多公里处,是一个延伸于太湖中的半岛,三面环水。尽管紧挨蚆c华的城市,可你只要一进入东山,就会有种“心远地自偏”的错觉,油然地感觉出这儿离江湖之远的禅意。

      我第一次去东山是在深秋,那时,山下田畴村庄时隐时现,山间橘子红了,红得是那么的彻底。这里从来富庶,人们懒得去摘,就这么任由橘子挂在枝头。东山的地势高低起伏,橘子红得错落有致,十分好看。其间有不少的古银杏,叶子尽黄,落满一地。果园里,偶尔有一些妇女扎蚗Y巾在莳弄菜地,一片碧绿。红黄绿三色,成了东山深秋的绝配。所以,我通常建议朋友最好深秋去东山,那是大自然这位油画家兴致最高、灵感最丰富的时候。其实,无论哪个季节去,东山都不会让人失望,这儿宁静,不事张扬,总是将最原始的美最低调地呈现出来,让你去会意。东山盛产白沙枇杷,这儿的土壤呈酸性,长出的枇杷甜,肉质细,不像外地的粗涩。如果赶上七月来,正是品尝的时节,定可一饱口福。东山的杨梅和在太湖对面的西山杨梅遥遥相对,都是最出名的杨梅,过去只有皇帝才有如此的口福。这儿的银杏细嫩透明,肉质如同翡翠,十分的滋补。东山盛产白鱼、白虾、银鱼、莼菜,史称“太湖四宝”,还有太湖活蚬、鲑鱼、甲鱼、青虾、河蟹、河鳗等,东山人蚢磥f福不浅。从古至今,他们就是如此这般地过茼萓b的日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东山的山水充满灵性,养育了这里的儒雅气息。古代着名人物有唐代武卫将军席温、宋代户部尚书叶梦得、明代户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王鏊。明清两朝出自东山籍的状元、进士就达四十三人之多。据说,王鏊十六岁时写的文章就被国子监诸生传诵,他官至宰相,死后唐寅为他在东山的墓址手书“海内文章第一、山中宰相无双”牌坊。当代出的名人更多,仅高级知识分子就达三百馀人,其中中科院院士有四名。一个弹丸小镇,出了那么多的名人,在他们整体的基因里一定有种共同的东西存在。这就是心净,只有心净,方能读得圣贤之书。古人曾感嘆:东山特为幽人韵士之所栖,灵仙佛子之所宅,诚如斯言。

      东山名胜古迹星罗棋布,有紫金庵的宋代泥塑罗汉像、元朝轩辕宫、明代的砖刻门楼,以及近代的雕花大楼等。陆巷古村建于明代,和其他地方古村镇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喧闹。他们好像更希望保持一个心静的状态,让古村安静地伫立,玉树临风。村中现保存有解元、会元、探花三座明代牌楼和明代古街、古弄及三十多幢明清建筑,为江南少有。老街上的一座大学士探花木碑楼,保存很好。深秋,银杏会从小巷的某个角落伸出头来,半遮住小巷的天空。有些院落已无人居住,但不少有荋X百年高龄的老树,坚强地跨过墙头,向茪悛铸i望。墙体斑驳,不少地方已露出青墙,却更好看,更符合禅意。长长的街巷里,有做小本经营的,不少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才可见到的物品,实用,耐用,并不吆喝,买与不买,随缘。一位老者坐在老舖子里卖东西,我随手照了张像,不料老人不高兴,硬让我删掉。而在别处,这是件很平常的事,这就是一种境界,他们不想自己的生活被别人打扰。一位大妈在门口编织,问是什么,回答说是编刚孵出的小鸡的窝,放在里面不冷。这里很多人家烧柴,山间有无尽的果树,树枝是最好的燃料,用柴禾烧煮出来的饭菜,香。

      我经过一户的门口,有些特别,房子在一个坡地上,有好几进,青砖小瓦,是祖上传下来的,有部分已经损塌,一切保持原状。坡底有小潭,潭水清澈,有数级砖阶可近水,用于洗衣淘米。坡顶有一平台,中间置石桌石?,棚架上生长茩Z盛的丝瓜。有一群穿茼狳s的男女在品茗谈论,侧耳听到,似乎是在谈论宇宙的现象。我十分好奇,徵得主人的同意进屋参观。穿茪丹★屪怐A饰的男主人丢下客人引我们进屋。男主人刚知天命,原在深圳一家计算机公司做工程师,收入不菲。忽一日,想起南宋着名词人辛弃疾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中“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的句子,突问自己,为什么至今仍在飘荡,还不赶快回到东山自己的几间老屋。他顾不得其他,抓紧整理行装和妻子一起回到了东山,在稍作修整的老屋里静静地过起瓜田李下的生活。刚刚在丝瓜凉棚下谈天的是和他有茼P样志趣的朋友,他们每周都要进行这样的聚会,十足的魏晋文士的风度。不过,他的儿子过不了这样的生活,最终南下深圳创业。父亲没有阻拦,他说,东山本就是一个很禅意的地方,他很享受这种禅意的生活,而年轻人心躁,心中无禅。

      从本质上说,禅的境界人人都有。美国当代着名汉学家、翻译家比尔.波特在他的着作《禅的行囊》中所说,“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生命的起点一路跋涉而来,途中难免患得患失,背上的行囊也一日重似一日,令我们无法看清前面的方向。在这场漫长的旅行之中,有些包袱一念之间便可放下,有些则或许背负经年,更有些竟至令人终其一生无法割捨。但所有这些,都不过是我们自己捏造出来的幻象罢了。”不过,禅这个东西,更多地是存在于类似东山的现代隐士和村民之间,他们虽为两类人,却有茼@同的特点,就是对安静而寂寞生活的喜好,外面热闹的世界已经让他们起腻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