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船逃亡何时休

2013-05-01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世事如棋局局新。每逢公开试,总有人弃考、卸科(drop科),这在往年的会考、高考简直司空见惯,偏偏在去年开始的中学文凭试,这两个名词成了“跳船”、“逃亡”的代称,甚至成了关键词和潮流之语。

      卸科并非新鲜事,特别在教会学校,总有准考生在中途申请或被校方劝喻减修或免修某些学科,以便集中力量应付重点科目。至于弃考同样出于一些考虑,例如自我评估对某一科胜算不大,与其在试场枯坐等够钟而离场,不如不入试场,这类临阵弃甲者,俗称逃兵。平心而论,都是个人选择。这些往日十分平凡的现象,却在这两届文凭试显得异常突出,甚至成为奇观,不能不引起教育局和考评局深思,以至拿出对策,避免情况恶化或一发不可收拾。

      简单讲,单一学科连续两届都有数千人卸科或弃考,这说明学科结构有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企会财这门四合一的科目。课时不足但课程过多过繁,真不知道当初是怎样拼凑出这样的课程,拆科不能是选项,而是必须考虑的出路。再如中国歷史科,累计两年逾万人退修,这也说明了什么问题?

      新高中鼓励选科,除了必修必考的中英数通识这四大主科,最多还可选修四学科,即所谓4+4×,结果是大部分考生都选择4+2×,三选修或四选修都不是主流,这再一次说明理想与现实的落差。而所谓自助餐的选科组合,结果只是求稳求保险的基本套餐,因为最大兼最关键的门卡是资助大学学位有限,未来几年仍是一万五千人,预期考获基本入学资助的大约二万六千左右,这叫考生能不慎之又慎吗?要让跳船或逃亡潮消减,只有扩大资助学额,同时做好宽进严出的把关工作。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