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港大学生会看反对派堕落/李争流

2013-05-01 04:25:03  来源:大公报

      “罢不罢,看北大,北大罢,不罢也罢,北大不罢,罢也不罢。”这是五四时期的一句着名口号,一些学校在社会运动上拥有超然的地位。在香港,这种地位无疑属于百年老校香港大学。

      自回归以来,香港大学学生会一直是反对派传媒关注的焦点。由2002年的“和风阁”被认为“挺董”登上《苹果日报》,到2004年学生会发表的《七一救港宣言》被视为向北京示好,再到近期的陈一谔和陈冠康,争议从未中断。罪名也由早期的抹红演变成为“扮中立”,门槛越来越高,禁忌越来越多。

      虽然中联办“渗透”的指控铺天盖地,却一直苦无像样的证据,甚至“某某和某某比较相熟”也拿来说事,恰似小学生吵架。“渗透”这个名词听起来恐怖,却经不起理性分析:如果说亲建制不可当选,那么亲反对派为什么不成问题?(不少反对派的学生领袖同时也是反对派政党或政团的成员)如果说隐瞒政治背景不可接受,那么公开表达政治立场为什么也要被弹劾下台?

      比小说更离奇的是,学联的一位副秘书长最近甚至在电视台访问的时候,公开表示他们会向新生作出政治审查,通过询问不同的政治问题,考核有意参选学生会的成员是否能够符合他们预先设定的政治立场。这种做法美其名曰反渗透,或者更好听的“薪火相传”。同场接受访问的浸会大学教授陈士齐,竟不但没有指责学联这种麦卡锡主义、白色恐怖,还在镜头前当场赞赏这种做法可以保护学生会不“变色”。

      今天的主流反对派脱胎自支联会,部分的激进社运人士,其实也脱胎自支联会青年组,核心是“六四论述”。主流反对派要延续论述,不得不将亲建制派或者疑似亲建制派的青年,扣上“认同清场”的“罪名”。

      在反对派掌握媒体资源的情况下,如果顺从反对派主流论述,就会被冠以“民主小女神”、“独立思考”等滥美之词,令这些词彙在香港的特殊语境下比粗口更难听;而不认同的,则会被批评为“奴才”和“五毛”等污衊之词。这些概念第一次出现的时候,颇能引人注意,当出现了N个民主小女神和N个五毛之时,却只能叫人失笑。

      在“平反”是绝对正确的前提下,任何挑战或者偏离必被定义为错误。一种论述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套用美国地缘政治学家莫德尔斯基(George Modelski)的理论,霸权由建立到衰落基本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一开始没有人质疑霸权,霸权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建立制度;随时间流逝,制度会被人怀疑,论述会被挑战;到了霸权不得不使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阻止挑战者出现的时候,也正是霸权衰落的时候。对比香港学界出现的困境,可以发现惊人的相似之处。只是莫德尔斯基口中的霸权一般有一百年寿命,六四到现在只有24年,主流反对派就已经沦落到不敢讨论、不敢竞争、只敢拿自己的媒体优势阻吓别人的地步,堕落之快,不得不叫人啧啧称奇。

      语言贫乏的背后,是思想贫乏。今天的主流反对派已经丧失了论述上的活力。对他们自己来说,新一代的水平不可能提高,主流反对派越来越不能吸引具有独立思考的年轻人,只能吸引完全顺从于他们基本价值观的人。无怪乎各间院校每年的“六四纪念刊物”水平越来越差,在思维懒惰有奖、独立思考有罪的情况下,任何人绞尽脑汁也不能变出什么新花样。青黄不接已经成为主流民主派的最大弊病。

      同时,他们也将某些保持中立的学生推向了建制派的阵营。笔者从所接触的个案发现,有部分遭到严重指控的学生,本来并不怎么亲建制,但是在二分化的香港,保持中立的成本实在太高,最后他们都纷纷投向了建制派。

      更关键的是,主流反对派的霸道做法也导致了非主流反对派的出现,即包括早期的社民连、后来的人民力量和热血时报,等于一手造就了自己的掘墓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