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间乐/黄秀莲

2013-05-01 04:25:04  来源:大公报

      乘西铁到锦上路站,再转乘的士往石岗机场路的有机农场去,便捷得很,半个小时已抖落红尘,投进绿野;所以哩,不发展铁路网络,又如何亲近大自然呢?

      几个月没来,喜见一片春耕气息,泥土上已种了另些作物;一畦地,在农夫的心思下,竟似换了新装,原来田地亦有四季衣裳。

      不在农场亲眼看,不明白椰菜为何又称为椰菜花,在菜市场所见的,复复叠叠,瓣藏蚚丑A如今眼前却多了最外两层的巨叶,外有叶子衬托,椰菜便花蕊般立于中央,含荅荧N。那形态确是一朵巨花,硕叶外翻,近乎一百八十度承接阳光雨露,我双手围拱将之合抱,竟抱不住。

      “你们真有食神,紫心薯居然那么大!”农夫笑道,那掘出来的紫心薯给泥覆盖,细心看去,才隐约看见艷紫;农夫把种子埋于泥中,长得如何,连农夫也不敢断言,那作物,恰如秘密,藏于泥土,悄悄积聚,只待锄头破土,始露容颜。

      另一畦则叶子纤纤,迎风款摆,那是一排新绿,绿得娇妍,但见农夫用力一拔,方知那是黄色甘笋;其形娇小,种子来自美国,来价比其他品种贵了两倍,味道鲜甘,有法国餐厅订了一百斤,有些煮食用,有些放在篮子里卖。“外省人把叶剁碎,用来包饺子。”叶片鲜嫩,触感柔滑。

      最肥美者莫如红菜头,其根鼓胀如球,茎叶皆绿中泛红,不用锄头去掘,已争茷_出头来。

      农妇又给我们赠薑,掬在掌中,薑香沁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