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的故事/陈鲁民

2013-05-02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前不久,搬家收拾东西,无意翻出被红丝带捆茠澈p厚一叠纸,我立马紧张起来。老婆问:那是什么?我马上掩饰说,没啥,是我过去写的没发表的稿子。老婆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不再吱声。其实,那是年轻时女朋友写给我的情书。我怕老婆看了不高兴,再醋海兴波,虽然那都是陈年旧事。

      年轻时我在湖北大山里当兵,因为是技术部队,女兵很多,约佔三分之一。按规定,战士不能谈恋爱,后来,我们很多人都提为军官,取得了谈恋爱的资格,部队领导也想通过内部成婚的办法来留住业务骨干,谈恋爱的事就多了起来。我谈了一个家是长沙的女朋友,就在一山之隔的女兵中队,那时打电话很不方便,见面机会也不多,就靠写情书来交流。平均是一个星期我要写一封吧,除了说些互相思念的话,就是那些流行的革命道理,还有国内外大好形势,跟领导做报告差不多。谈了好几年,光情书我就写了有几十万字,脑细胞不知牺牲了多少,可最后还是没成,白耽误工夫了,唯一的收穫是锻炼了写作能力。

      我有个姓刘的战友,才华出众,人也长得精神,是不少女兵心中的白马王子。他也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有好好挑选的理由。他同时看上了两个姓叶的女技术员,但都没把握,就动了个小聪明,分别同时给这两人写了情书。但忙中出错,装错了信封,结果两个女兵接到情书后,乐不可支,立即高声朗诵,与同事共享,笑足笑够后,才把情书交给对方。也就是两三天时间,这个小丑闻立即传遍全部队,成了大家茶馀饭后的谈资。弄得那个姓刘的干部抬不起头来,也使得本来对他有好感的女兵也不敢再对他有想法,最后,许多条件远不如他的小伙子都抱得美人归,偏偏把他一个人剩下了,不得不在家乡找个姑娘结婚。

      还有个姓金的女兵,容貌娇艷,多才多艺,被男兵私下评为“队花”。但她因为家教很严,父母要求她不要那么早谈恋爱,在事业上多努力,她也就对那些平时想和她套近乎的男兵冷若冰霜,令人望而生畏。有个不信邪的小伙子,是团里篮球队的中锋,一表人才,身边老是围茪@帮姑娘,所以自我感觉很好,就大胆给小金写了封情书。小金看完后,不同意谈也就算了,可是她居然把情书交给领导了。虽然领导并没有发表意见,毕竟这是个人的事,又不违反纪律,但小金却犯了“众怒”。这以后,再也没有男兵和她拉扯,眼看快成为“剩女”时,她不得不调走了,从此便无音讯。最为传奇的是,有个姓吴的战友,家居农村,其貌不扬,但很内秀,他暗恋上了一个很漂亮的团卫生队护士小于。后来,他鼓足勇气给小于写了一封情书,还没敢署名,让小于猜了一圈也没猜到是他。情书一封封寄来,文采飞扬,一往情深,让小于很感动,但还是不署名。这反倒激发了小于的好奇心,就利用巡诊的机会,到几个中队去核实笔迹。当一年过去,小于收到情书多达上百封时,终于找到了写信的人。虽然大家都觉得他们不般配,条件相差太多,但小于很看重这份痴情,还是毅然嫁给了小吴,举办婚礼时,特意搬出了那厚厚的一大堆情书,以作为他们爱情的象徵。小吴后来发展很好,转业后,几经陞迁,成了一个大都市的副市长,是所有转业战友里职务最高的一个。战友们聚会时,大伙常开玩笑说,小于当年就是有眼光,早就看好了这个潜力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