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毋须秉持价值中立

2013-05-0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通识教育科课堂主要有三个元素,除了“认知”和“技能”外,“价值”的建立和反思,也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很多人认为通识教育科偏重技能训练,只透过争议性议题,让学生自由讨论,教师只需要採取价值中立的态度,并认为课堂没有价值教育的成分,这其实是对通识教育科的一个误解。首先,教师设定议题时理应有一条道德底线,否则放任学生自流,就无法控制讨论的方向。诸如:探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时,相信没有人会否定彼此关爱的普世价值。然而,什么是表达爱的最好方法?相信父母与子女基于不同的处境和观念,或许会有不同的看法。教师可以从这一点入手,引领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从父母的角度去看问题,进而学会彼此体谅、互相包容。这样的安排既不会有违社会大众对道德观念的期望,也能引入价值反思和多角度的思维技巧,可谓一举两得。

      在教学讨论过程中,教师一般会在课堂上陈列正反双方的观念,让学生从不同角度和理念去看问题,由学生自行判别是非,以免教师在课堂展示强势立场、学生在师生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下,三缄其口、不敢提出异议。然而,教师在教学时虽是价值中立,但仍可以陈述自己的看法,只不过不是以教师的权威来迫令学生接受。学生当然也可以坚持异议,但教师也可以透过提问和讨论,让学生理解不同的看法、反思自己的道德座标。为配合价值教育的推行,教师可以为课堂设计不同类型的总结,如书写反思、综述观点等,既巩固学生所学,又可以引入价值教育。例如:教授“空气污染”这个议题时,教师可以要求学生反思,询问他们可以为这个问题做些什么;或者检视自己平日有没有浪费能源的习惯,思考自己应否为环保问题负责,例如:学生在夏天穿毛衣上课,但又大开空调的习惯,这些都可以是教师要求学生反思个人行为和价值观的切入点。

      学生可以坚持异议

      教师在通识教育科教学上,应该隐藏自己的价值观,才能有效协助学生建构知识、建立自我价值观?在开放多元的学习环境下,会导致学生的价值观有所偏差?其实,关键在于教师对本科目标、理念的掌握,以及在教学时能否有效发挥。教师的价值观直接影响教授通识教育科的成效,教师价值观应包括对此科目和教育整体的价值观,例如在知识上看重原创与建构、在学习上强调互动和主动、在合作上看重尊重和参与等;同时也包括教师的人生价值观,例如平等、公义、仁爱、真善美等。事实上,通识教育科教师必须运用自我价值观去选取课程内的议题,以及利用突发事件,引发学生关心某些事情。在教学过程设计方面,教师也要关心科目目标(诸如自己的教学理想)的实现;透过适当的过程和方法,设计学习经歷,把科目宗旨背后的价值传递给学生。因此,出色的教学,在课程选材和教学法运用的巧妙结合下,能成为一种“技中见道”的表现。教师在通识教育科实践价值教育的过程中,还可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Veugelers从学习者偏好的观点切入,在一份以118位中学生为对象的研究中指出,学生最喜欢教师使用的教学策略依序是:(1)教师会指出各种不同的价值,同时会表达自己认为重要的价值是什么;(2)教师会强调各种不同的价值,但不表达他个人认为重要的价值是什么;(3)教师尝试不表露出自己的价值选择;(4)教师直接明确地说明他认为重要的价值是什么。从这个研究中,我们可以知道学生希望了解各种不同的观点和看法;然而,之后也渴望知道教师所重视的价值是什么。换言之,教师固持价值中立的立场或许并非必要的。

       (通识教育科教与学系列三十,待续)

    

    

      通识教育科专业发展学会会长

      汇知中学通识教育科科主任

      庄达成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