赈灾慈善之举 捐款不应歧视\钟秉敬

2013-05-0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昨日三十七票贊成、二十三票反对及一票弃权,通过特区政府关于向赈灾基金拨款一亿港元,捐助四川省政府开展芦山地震赈灾工作的建议。地震已过去两个星期,一亿捐款尽管不是“十万火急”,却也能在灾后重建及善后工作中发挥一股不小的作用,因此在扰攘多日后终获立会通过,无疑是一件令人欣慰之事。至少证明了一点,香港人不是“盲捐”,更不是麻木不仁的假道学、伪善士。

      捐款赈助灾区,说到底是慈善之举。何谓“慈善”?所谓“慈”,即长辈对晚辈的爱,所谓“善”,即人与人之间的互助友爱,例如“善举”、“善意”。“慈善”便是二者相结合的产物,慈善事业是不带任何功利成分的人性之善的体现。所谓人皆有恻隐之心,见到天灾人祸,能提供所能力的帮助,大概是许多香港市民的内心写照。

      四因素影响港人观感

      说到底,捐款赈善是助人为乐之事,不应牵扯到任何其他目的。但为什么与五年前的汶川地震,甚至是再早之前的玉树地震相比,香港立法会对捐款的态度如此不同?这是近两周以来香港舆论鲜有深入分析的问题。

      笔者认为,如果实事求是地去观察,原因大概有四点:第一,地震规模不同。汶川地震死伤数十万,惨裂状况令人憷目惊心,但此次芦山地震,尽管达到七级大地震的烈度,但相对而言,伤亡情况无法与前者相比。而前线记者传回来的照片,并不“煽情”,这种直观的感受,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香港市民的捐款意欲。

      第二,过去曾出现打击港人捐款热情之事。零八年汶川地震,香港各届捐了数十亿港元,捐助学校者更多,但媒体曾曝光,一些港人捐助的学校启用不到两年便已拆迁,看到新盖的校舍被拆,香港市民内心的反感可想而知。尽管这是极个别例子,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并非完全没有根据。第三,认为内地“不差钱”。内地经济不断发展,政府有钱,民间也有钱。尤其是,香港百分之三十的住宅是被内地客买走,再加上扫购黄金、奢侈品的新闻屡见不鲜。这也会令部分人产生误解,认为内地人人有钱,香港人捐一点根本是“可有可无”。在可捐可不捐情况下,许多打了退堂鼓。

      最后一点,也是最根本一点,即受部分政客及传媒的影响。有的发动所谓“一毫子也不捐”运动,有的则拿出过去“豆腐渣”工程为例,渲染内地灾后贪污情况,打出“捐钱就等于捐给贪官”以偏概全误导市民。一些反对派政党如公民党者,更是不断谩骂,硬要将捐款与“港人血汗”连上关系。但显而易见,这是极其荒谬的逻辑。如果以“内地有贪官”为由就不应该捐款,那么零四年南亚海啸之时,香港也曾向印尼捐了十数亿款项,但印尼贪污难道不严重?以二零一二年透明国际发布的贪污印象指数(CPI)为例,印尼排第一百一十八位,远远“抛离”中国内地。为什么反对派政客当时没有这种“抗捐”理据?

      反对派政客损人利己

      事实上,汶川大地震的灾后重建是严谨、有效、有规章和经得起验证的。某些传媒在赈灾拨款讨论中就特区援建工作的报道和某几位议员的指控与事实不符。二零零八年特区政府通过立法会共拨出九十亿港元注入“支援四川地震灾区重建工作信託基金”,按工程进度拨付川方。每个项目独立设项和签订协议,并详列项目内容、建设标准和预算费用,採取全过程监察机制,请“独立专业顾问”作技术检查,又有本港志愿人士参与竣工验收。目前完成的一百七十一个援建项目中,二十六个位于此次芦山地震的受灾区域,歷经七级地震依然基本完好,证明援建工作卓有成效。

      上述四项原因,前三者仅仅是影响了部分市民的直观感受,但煽动成为“抗捐”的反对派政客为恶最甚。他们满口的假仁假义,左一句“港人血汗钱不能乱用”,右一句“捐钱等于捐给内地贪官”,站在所谓的“民主”道德高地上,肆意批评内地政府,无视灾后居民的实际困难,这种做法用“损人利己”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归根结底,捐款是助人之举,也是一种态度。莫说香港遇到困难内地各省市纷纷施以援手,仅仅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去看,反对派“阻挠”捐款是极其错误的做法。这也让香港市民与内地众多居民看到,这批所谓的“民意代表”真正代表了什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