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布”此其时矣\黎小燕

2013-05-0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拉布”,很多人都讨厌,但奈何不得,“剪布”,未必能符合议事规则。每届“拉布”,便令人想到,民主自由并非万应灵丹,说得好听,是民众“也有管理社会”的权利,但遇上利用民主自由作恶者,也就势必影响整个社会的运作,让大多数人不得安宁。由此可见,“一人一票”全面直选的社会,必须是一个大多数人对民主自由理念有较成熟想法的社会。

      香港特区立法会奉行比例代表制,其好处是不想手握多数票的议员有垄断之虞,而让少数派也有发表意见的机会。虽然后者没多大机会做决定,但他们却能以“拉布”阻止多数人做决定。如果说就让新的收紧了的议事规则以及选民手中一票令影响社会正常运作的人削弱发言机会甚至将其逐出议会,惟修改议事规则颇需时日,选举又只数年一次,眼前急待投票通过的议事程序,便无法得以顺利进行。

      “拉布”并不违反议事规则,也不违宪。举个生活实例,一对父母拥有六个子女,当中以女孩佔多数,只有父亲和独子两人是男性,但家中只有一台电视机,每次一号台播出世界杯总决赛,二号台就在同一时间内播放选美总决赛,以便在收视率上分一杯羹。家中女士每次全都嚷茩n看选美,两位男士则只对世界杯有兴趣。如果说家中的民主自由就是“少数服从多数”,那么两位男士便年年都要外出到友人家或往能让顾客边吃饭边看世界杯的餐厅去看世界杯,这怎么算是民主呢?当年台湾黑金政治盛行,李登辉甚至堂而皇之承认“全世界都有黑金”!正义选民当然不屑其所为,无奈他有由选民通过直选选他出来的“免死金牌”,才如此斗胆直说不讳。

      回说香港几名议员“拉布”“拉”得兴起,社会不少人士都大力反对,但大家可以怎样呢?议会主席动辄“剪布”么?不仅大有可能要吃司法覆核的亏,况且,此先例一开,他日若不是由正义之士当主席,他或她也来动辄“剪布”,便大有可能流于独裁。如何能减少社会积聚的仇恨,大家可以过得愉快一些,让少数人在议会里有发言机会,全体议员又获得尊重,议程更可顺畅执行呢?际此非常时期,似乎没怎样听到大学里有专门研究政治和法律的专家教授出来提供解决办法,他们好应该把平生所学,在非常时期贡献社会啊!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