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归属\易湘壬

2013-05-0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葛红兵教授有近万本藏书。二十五平方米的书房,两层书架都放不下,床下面,椅子下面,桌子上都是书。但是,后来,他开始赠书、送书、捐书。一是放不下了,二是不方便──自己家里没人管理藏书,真找书看的时候,根本找不到,找一本书常常要用一两个小时,单是请人整理书架,一次就要一个硕士以上学歷的学生三四天甚至一个星期的时间。更主要的,他认为藏书其实是一种陋习,旧时代的陋习。那个时代,很多人藏书,藏的是财富,是贪婪恶念。很多人藏善本、珍本、孤本等等,津津乐道地炫耀自己的藏书之丰富,不过是在炫耀财富而已。把贪婪用到书上,是贪婪的极致。另外有些人藏书,藏的是愚民意识。他把书藏在家里,秘不示人,就是想佔据知识制高点,让别人都成为他的“群氓”。葛红兵小的时候,有一次曾步行一个小时,到邻村一个有藏书的人家借书,但是,他磨蹭到天要黑了,还是没借到。其实,书的主人根本就是不愿借──他的书只能供自己读,不愿惠及别人。葛红兵认为,爱书的人要喜欢买书,喜欢读书,但是,不要藏书──如果家里有孤本、珍本、善本,最好助其出版面世,尤其现在已经到了网络时代,最好能数码化,放到网上售卖是大好事,放到网上低价售卖,更是大好事。比藏在家里秘不示人要好一百倍。书是非常重要的精神产品,你花钱买来的,就好好看,然后有人需要,你就好好借,再然后,你最好是把它放到需要的人多的地方,让它流通。

      不少爱书人交流,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藏书愈多,读书愈少,书满为患。钱钟书就主张少买书,不藏书,多从图书馆借书,并说“书非借不能读也”,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他的夫人杨绛更具体地说:“钱先生有书就赶紧读,读了总是作笔记,无数的书在我家流进流出,存留的多是笔记,所以我家没有大量藏书。”钱钟书是中国少有的学问家,他的为人之道,为学之道,亟为学界所推崇,但他并不以藏书为癖,他的学问都是从借书中读来并用笔录手写的方法记下来的。这就给我们一种启示,借书是要还的,必须抓紧读,这是一;读后必有心得,单凭脑子记,即便像钱钟书那样博闻强记,日子久了也难免失忆,想方设法记录下来就成了真正的宝藏。

      哲人叔本华在《读书与书籍》一文中说:“要求读书的人记住他读过的一切东西,犹似要求吃东西的人,把他所吃过的东西都保存茪@样……身体只能吸收同性质的东西,同样的道理,任何读书人也仅能记住他所感兴趣的东西。”这话很有道理。书贵精读,我们讲的博览群书也必须在博中取精,才不致生吞活剥,让自己成为书的奴隶。

      笔者自认为属于“爱书族”,但书架上却通常只保持百馀本书。不是吹牛皮,读过的书,自己买的书肯定不止这个数。书多了,我就处理,或赠送别人,或请它们去做造纸的原料。我认为,书架上的那些书,对我而言,都是精品──如果我能将其中蕴含的智慧的百分之一发掘出来,已足够我快乐地生存,所以,我要将多馀的及时处理。一次,我将友人送给我的着作转赠给图书馆,友人有些嗔怪我。我向他解释:“那是好书,让更多的人读,不是更好么?”他思考一番之后,不但同意了我的看法,而且如法炮制。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