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华人与狗”\段怀清

2013-05-0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以前读歷史书,听老师讲,印象中有谈到清末民初沪上公园门口张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告示,讲者愤愤然,闻者亦愤愤然。后来看一些国人英雄挑战洋人、拳打不平事,心中愤愤亦稍释然,但总觉块垒于心,未能尽释。

      偶读李伯元《南亭笔记》,中有一则云:

      吴稚晖归中国,寓泥城桥福源里,其房门上大书八字曰:“狗与客人不准入内。”此系援外国酒店公家花园旧例,不过变易其词耳,然而荒唐可知矣。

      李伯元是清末民初沪上知名报人、小说家,吴稚晖则为民初知名政治活动家。尽管笔记中称吴稚晖门前戒示“荒唐”,但此事恐非空穴来风,亦非荒诞无稽。二人活动时代,距离上海开埠、洋人在租界享受治外法权之肇始不远,对“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事刺激犹在,可见“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事之存在亦非杜撰。

      近读民初沪人姚公鹤所着《上海闲话》一书,此书一九一七年即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其中亦有一段文字,述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桩“公案”:

      租界中外人公共建筑之所,每不准华人之拦入,喧宾夺主,无过于此。今之跑马场及白大桥下之公园,其最着矣。惟此事并无国际强弱之关系,乃国民教育之关系。闻昔时外人并无此项禁令,歷见华人一入公共地方,折花驱鸟,糟蹋地方,无所不为,于是跑马场首以营业公司名义,禁止华人之涉足。今门首高标英文于木牌,所云:“狗与华人不准入内”是也。公园禁止华人于理较欠圆转,不得已,就苏州河滨,南自白大桥起,另建华公园,为华人游息之所。此项公园建筑,远不逮西公园,然尚必派捕照料,故树木尚少攀折。呜唿!教育之不普及,又曷怪公益心之薄弱耶!

      姚公鹤民初供职于沪上司法界,对上海租界史所悉甚详,且屡为华人从租界争取权益,乃一真正意义上之爱国者。上述文字中,虽没有一般国人闻见“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时之义愤填膺或拳打脚踢,但对沪上租界最初出现此禁令之来龙去脉之叙述说明,读后令人默然。其中对普及教育、提高国民素质、提升国民公益心与公德心之殷切唿吁与期盼,一定程度上,似乎恰为根除“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怪现象出现之根本手段。

      或许有人依然疑惑姚公鹤所记是否属实。但姚文中所述公园内攀树折枝、折花驱鸟一类的举动,即便今日,在某些国人成群之所在,仍不时见到,当信其所言非妄。

      值得注意的是,姚公鹤的上述记载,在另一位清末民初沪上知名报人、小说家海上漱石生(孙家振)所主持的一份图画报─《图画日报》──中亦有类似记载说明:

      泰东西各国,凡人烟稠密之区,无不有多数公园为民人吸收新空气。盖备各国人休业时游览之地,吾中国则未之前闻。外大桥公园,一名曰租界公园,又名曰外国公园。溯当时建筑之始,并不分中外,无华人不准入内之禁。迨中国人入是园后,往往不顾公益,任意涕唾,任意坐?,甚而至于大小便亦不择方向。西人恶之。另建一园,专备华人游息。而外大桥头之公园,无论何等人,均不准入内。园在黄埔滩苏州河交会处。

      上述文字,出现在《图画日报》(一九○八年─ 一九○九年)第八号第二页“上海之建筑.外大桥公园”中。所述内容,有两点与姚公鹤所记相符,一是外滩公园最初并没有禁止华人入内之告示,二是之所以后来出现专闢一园供华人游息,大概与华人尚不熟悉公共场所之公益卫生习惯有关。而上述两文中所列举各项生活陋习,迄今仍未能根净。西人有所厌恶,似亦不能谓之过分。至于后来有所谓“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禁,确实为种族主义之嚣张跋扈,但如果结合上述歷史文献,似乎其中亦有值得深思之处。倘若再有有心人去翻检一下当时租界工部局相关文献与之对读,是否还能有另外之发现实在亦未可知。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